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1 AUTUMN

让世人刮目相看的韩文

与时俱进的字体造型之美

字体反映时代精神、美感以及技术变化。韩文在自创制以来的六个世纪的时间里,像许多文字一样,字体不断推陈出新,产生了很多不同形态的字体。

fea3_6.jpg

《楚汉传》,朝鲜王朝后期,坊刻本(完版本)。历史小说《楚汉传》讲述了西楚霸王项羽与汉王刘邦争夺政权的故事,这是该小说的完版本,作者不详。朝鲜王朝后期的民间坊刻本按照刻印地区分类,在京城刻印的称为京版本,在京畿道安城刻印的称为安城版本,在全罗北道全州刻印的称为完版本。完版本的韩文字体特征如这个版本所示,大而方正。
ⓒ 国立韩文博物馆

人类使用的大部分文字都是受大自然的物体或形貌的启发,通过模仿逐渐形成的,而韩文表达的概念很难通过字形直观地看懂。韩文的字形由点、横、竖等最简单的笔画构成。辅音字母是依据人体发声器官的活动创制基础字形,再根据声音的变化,通过在基础字形上增加笔画和叠加的方式,创制出喉塞音、送气音等字母。正如作为介绍韩文创制原理和使用方法指南的《训民正音》(1446)中写道的:“有天地自然之声,则必有天地自然之文。”

韩文在创制之初并未被作为国家的正式文字使用,主要在宫中女性和佛教界流传。同时,民间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学习韩文。尤其是进入朝鲜王朝末期,随着韩文小说的广泛流行,无论身份高低贵贱,无论男女老少,很多人都开始读写韩文。在这一过程中,各种展现韩文造型美的字体也随之出现。

早期的字体
文献学家们说,世宗喜欢浑厚方正的汉字字体。而他本人创制的韩文却由简洁的几何图形构成。辅音和元音字母组合成一个饱满的四方形,看上去庄重宏大,简单的笔画给人以果断沉稳之感。再加上一个规整的圆形“ㅇ”,更是让人在视觉上感到轻快愉悦。

然而,这种字体仅在韩文创制后刊印的几卷书中得以使用,此后就没有再出现过。这种宏大沉稳的字体之所以消失,应该是因为当时使用的书写工具是毛笔,虽然很容易让字体的笔画展现不同形态,但很难保证笔画粗细均匀。

fea3_1.jpg

AG训民正音体。该字体仿照《训民正音》使用的韩文字体原型和《释谱详节》使用的韩文字体结构(《释谱详节》沿承了《训民正音》中使用的韩文字体),在充分考虑到今天的横向书写方式后设计而成,由AG字体设计研究所于2018年正式发布。
ⓒ AG字体设计研究所

汉字字体的影响
这种新出现的陌生字体并非韩国人的独创,而是受到了此前广为熟悉的汉字书写风格的影响。汉字的楷体横平竖直,字体方正,这种韩文字体也遵循这一特点,整体比例上保持正方,根据笔画数量调整结构密度,将重心置于中心点,牢牢禁锢住向四周伸展的笔画。

世宗第二子世祖(在位1455-1468)在位第十年时,曾亲自为平昌上院寺手书《重创劝善文》,从这篇墨迹中可以看到这种字体。此外,详细记录王室和国家主要活动情况的仪轨也采用这种字体,工整精细。这属于朝廷的官方档案,因此必定在书写上力求准确,由当时书法最好的人采用当时最具代表性的字体写成。正祖(在位1776-1800)时期刊印的《五伦行实图》是一本介绍人际交往道德规范的书,书中所采用的字体也是以中心点为重心,上下左右对称,看上去柔中有刚。

这种字体不仅具有汉字字体楷书的特点,以中心点为重心,同时还显现出行书的特点,笔画连贯流畅。当然,韩文相对于汉字来说笔画较少,强弱对比不太明显,但是辅音和元音字母都在方格内调整大小和空间分配,看上去严密紧凑,同时也不失优雅和韵味。孝宗(在位1649-1659)的字体以及16世纪著名书法家杨士彦的字体都与汉字的行书较为类似,自由奔放又雄浑有力。

fea3_2.JPG

《平昌上院寺重创劝善文》,1464年,手抄本。曾任王师的僧人信眉与其他僧人在上院寺重建时共同撰写的重创劝善文,以及世祖为支持寺院重建,在赐赠物品时亲自撰写的重创劝善文。现在流传下来的有1卷汉文本和1卷韩文翻译本,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卷翻译本,它是最古老的韩文手抄本。每个字均在四方格里保持左右对称,笔画苍劲有力,透着威严。
© 月精寺圣宝博物馆

fea3_3.jpg

17世纪《淑明宸翰帖》中收录的孝宗(1649-1659在位)亲笔信。《淑明宸翰帖》总计67篇,包括孝宗及其王后写给三女淑明公主的6 6封韩文书信,以及淑明公主的1封亲笔信。孝宗亲笔信中的韩文字体带有汉字行书字体的特征,笔画自由奔放,苍劲有力。17世纪是韩文字体从古体向宫体转变的过渡期,孝宗使用的这一字体是当时的代表性字体。
© 国立清州博物馆

宫体
韩文的固有字体直到韩文被广泛使用以后才逐渐出现。这种字体在信件中比较常见,因而被称作“书信体”,又因为主要被宫中女性使用而被称作“宫体”。朝鲜王朝后期,这种字体完全固定下来,一直沿用到今天。用这种字体书写的正体字,十分工整,而草写体又流畅优美,甚至有些华丽。不仅如此,这种字体由元音字母决定每个字的形体间架,由作收音的字母决定每个字的宽窄,排列起来后,形似或宽或窄的带子。在这里,元音和收音字母的作用就好比拉丁字体中的基线和小写字母高度。

fea3_4.jpg

《女四书》,约19世纪,手抄本。受英祖(1724-1776在位)之命,文臣李德寿对中国的《女四书》做了韩文注解。这是用宫体正体书誊写的手抄本,书写者不详。宫体的特征是,文字中心轴居右,辅音字母的字形会因与之搭配的元音字母而异。这本书使用的字体很好地体现了宫体的这一特征,辅音和元音字母结构均衡,给人以雅致之感。
ⓒ 国立韩文博物馆

fea3_5.jpg

书写尚宫是专门负责书写的女官,听候王室女性差遣,不但要写公文,还经常要为王室成员代写书信。这篇文字是宪宗母亲神贞王后(1808-1890)的女官——书记李氏用宫体草书书写的。李氏的字笔画粗细、比例富于变化,十分具有活力,被誉为书法名品。
ⓒ 国立中央博物馆

坊刻本字体
宫体是从宫廷内部产生并发展起来的韩文字体,从民间衍生出来的字体是坊刻本字体。朝鲜王朝后期,随着用韩文书写的小说广泛流行,民间出版商开始大量刊印和销售图书。这种将直接用毛笔手写并流传下来的内容刻板印刷而成的书籍,被称作坊刻本。坊刻本字体特点的形成主要是源于需要在木版上快速刻印韩文,这种字体不像朝廷主导创制的字体那么工整,但却淳朴且接地气。

fea3_7.jpg

《洪吉童传》,朝鲜王朝后期,坊刻本(京版本)。《洪吉童传》是朝鲜王朝中期文人许筠(1569-1618)创作的第一部韩文小说,这是该小说的京版本。小说讲述了主人公惩治贪官污吏、创建理想国家的故事。京版本与其他地区的坊刻本不同,字体要小一些,采用草书精细刻印。
ⓒ 国立韩文博物馆

fea3_8.jpg

字体设计师河馨媛于2017年发布的数码字体——赵雄体,是对20世纪初刊印的英雄小说——《赵雄传》坊刻本的字体进行的现代风格的重新设计。该字体为行草,主要用于竖向书写。
ⓒ 河馨媛

现代字体
1945年以后,随着西方文化的流入,韩文的书写方式从竖向变为横向。这期间,还出现了很多过去没有的新字体,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非四方体。横写非四方体韩文,会给人一种轻快的乐感,仿佛是孩子们在伴随着轻快的节奏跳跃。

然而,由于19世纪末朝鲜王朝的衰败和灭亡,以及1950年代朝鲜战争停战之后韩国忙于推进社会秩序的恢复和经济发展,整整一个世纪,韩文字体都处于停滞期。社会动荡和经济萧条导致对于多种韩文字体的需求并不强烈。1990年代以后,随着经济发展步入正轨,社会走向多元化,韩文字体开始发生明显变化。然而,回头来看,当时难免过于追逐西方领先的视觉文化。十多年过去了,今天,历史的车轮进入一个崭新的时期,新时代的年轻人提倡自由的造型试验,不仅出现了形态各异的字体,还有一些字体是在旧字体的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再创造。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相信今后韩文字体的发展一定会比现在更快、更广。(李民译)

文献学家们说,世宗喜欢浑厚方正的汉字字体。而他本人创制的韩文却由简洁的几何图形构成。

fea3_9.jpg

AG标准崔正浩体 崔正浩(1916-1988)被誉为现代韩文字体开发的先驱。该字体是崔正浩设计的衬线字体,这是他生平的最后一份原创字体设计图。该字体属于长体字,与当时普遍的字体样式不同,衬线较大,笔画末端较尖,看上去苍劲有力,被公认为韩文正文印刷字体中最具代表性和最规范的。
ⓒ AG字体设计研究所

fea3_11.jpg

310安三烈体平面设计师安三烈于2011年发布的印刷体,其特征是横画与竖画对比鲜明。这一字体主要用于标题,字越大,特征越明显。该字体荣获2013年度东京字体指导俱乐部奖印刷体设计单元奖项。专家一致认为,它为韩文字体开辟了新的美学天地。
ⓒ 安三烈

fea3_10.jpg

AG Mano 2014安尚秀体是最典型的非四方体,1985年由平面设计师安尚秀设计完成。此后,他尝试设计了各种各样的三区式模块字体来表现韩文的简洁。其中,1993年推出的Mano体属于线形模块字体,笔画数不同,字的面积也随之不同。AG Mano 2014是原有Mano体的升级版。
ⓒ AG字体设计研究所

fea3_12.jpg

风体韩文字体设计师李庸齐通过众筹设计的字体,2014年正式发布。他将1900年初朝鲜王室活字雕刻师朴景绪的活字重新设计为用于展示的字体。字体结构采用宋体,笔画的表现手法则采用宫体。该字体主要用于竖向标题,因被歌手IU(李知恩)的专辑《花书签》采用而广为人知。
ⓒ 李庸齐

fea3_13.jpg

深色无衬线字体这一字体常用于标题,让人印象深刻。这在韩文字体设计领域是一次难得的大胆尝试,由旅居德国的字体设计师咸珉珠于2018年正式发布,灵感来源于韩国20世纪50年代上映的外国电影海报字体。
ⓒ 咸珉珠

fea3_14.jpg

simsim体为尝试摆脱四方体造型,李庸齐2013年设计了这一字体。特点是字的面积随着笔画的增加而增大,横向书写时,会营造出轻快的节奏感。
ⓒ 李庸齐

李庸齐 桂园艺术大学视觉设计系教授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