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1 WINTER

一种全新的学习方式

免费提供茶饮零食,自由安静的学习氛围,咖啡自习 室成为独自或结伴学习人群的新天地。早在十年前就 已兴起的咖啡自习室,如今遇新冠疫情后热度不降反 增。是哪些人在使用或经营咖啡自习室?它为何如此 火爆?

life1.jpg

大约从10年前起,咖啡自 习室作为提供学习和讨论 空间的商业设施在韩国大 城市悄然兴起。大部分咖 啡自习室设有高度至头部 的半透明隔板,在减少孤 立感的同时又能集中注意 力。起初,顾客主要是来 自中学、大学的学生和求 职者等年轻群体,而目前 顾客年龄层在逐渐扩大。
© TRISYS

朴贞恩是仁川仁荷大学政治外交专业大四学生。考虑到不用去太远,查资料也方便,还能和同 专业同学们一起学习,疫情前她经常在学校图书馆的 阅览室自习。但由于疫情爆发,学校图书馆阅览室自 2020年起就处于关闭状态。随后,学校课程也改为网 络授课,她去学校的次数大为减少。于是,她开始到 她家附近的咖啡自习室学习。对于习惯了阅览室和图 书馆的安静学习氛围的她来说,在咖啡自习室学习让 她感到非常陌生。

“最初不太适应周围传来的细小杂音。特别是 专门配置的白噪音器,或是人们来回走动喝咖啡的身 影,让我感到很新奇。随着时间推移,我适应了咖啡 自习室行动不太受限,却又适合学习的环境。在这里 我感到注意力更集中,所以最近专门来这里学习。虽 然希望疫情尽快结束,能再去学校图书馆阅览室学 习,但那时候也会和朋友们一起来这里。”

家住首尔麻浦区的28岁姑娘李小美在一家外资企业担任内容设计师。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她居家办 公的时间明显增多。她与家人一起生活,在家里工作 不仅别扭,而且空间小,效率低。有几个月的时间, 她尝试过去咖啡馆办公,但只买一杯饮料就占一天位 置,要看店家的脸色,而且在需要视频会议时也难找 到合适的环境。对她来说,咖啡自习室如同一个新天 地。在那里既可以安静工作,视频会议时又可以去 单人自习间安心开会。此外,咖啡自习室不仅价格低 廉,而且按日结算的方式十分符合她这种办公时间不 固定的人群的需求。

火爆增长
韩国的便利店、咖啡馆和咖啡自习室数量非常 多,在人流聚集的市中心区域尤为密集。咖啡自习室 刚出现时,顾客主要是10-20几岁的中学生、大学生等 学生群体和年轻求职者,如今咖啡自习室的大批出现 和普及使得顾客年龄层逐渐扩大。

life2.jpg

咖啡自习室多采用无人管 理的自助运营模式。为提 高竞争力,商家各显所 长,许多商家提供茶饮和 零食,还会根据季节更新 餐饮。
© THENEWWAYS


在咖啡馆等商业设施受疫情冲击进入低谷的当 下,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等纷纷闭馆,居家办公 流行,这使得咖啡自助室变得异常火爆。由于保持社 交距离和对公共空间限制的加强,人们对日复一日被 困在一个地方的日常生活越来越感到枯燥,咖啡自习 室就成为了好去处。

咖啡自习室多采用无人管理的自助运营模式, 符合当下无接触消费文化,仅凭一台自动服务机就可 完成支付、进店、离店、积分管理以及座位选择等操 作。顾客在入口处测量体温、通过认证即可进店。顾 客除了可以按照支付的费用在自己喜欢的座位上自由 办公学习以外,还可以享用店家提供的零食、饮品, 这些大都是免费的。有些店还配备打印复印一体机, 设有供多人讨论交流的“学习间”。

大部分座位是用低隔板隔开的开放式书桌,很难 瞥到旁边人看的书,但并不完全封闭。另外,店家设 有较狭小的单人座位、类似于咖啡馆靠窗的窄长桌和 高脚座椅以及四面封闭的独立自习空间,还为使用笔 记本电脑人群专门设计了可以肆意敲打键盘的“笔电 区”。此外,多元的价格选择也非常便利。消费者可 以一次充值2小时到150小时,也可以办理定额月卡。

需求激增,供给自然也随之增加。京畿道高阳市 “基本咖啡自习室”的老板金信爱在疫情仍十分严峻 的2021年2月开业,当时小区里只有这一家咖啡自习 室。然而,短短半年时间内,咖啡自习室如雨后竹笋 般争相出现,每五分钟的距离就有一家,这个小区里 已多达十几家。

金信爱根据自己在首尔市麻浦区经营培训机构16 年的经验预测道:“现在每一个月至少有一家新店开 业。虽然我觉得市场几乎饱和,但这股热潮应该还会 持续一段时间,甚至疫情结束以后也会维持较高的使 用率。因为学生一直都会有,对他们来说,咖啡自习 室绝对是不错的选择。但是,今后商家应该发挥自己 的特色来提高竞争力。”

在疫情冲击下,她此前经营的培训机构因收入急 剧减少而关门。在深思熟虑之后,她转而经营咖啡自 习室。咖啡自习室和培训机构有相似之处,都是面向 学生,为他们提供学习的空间。

“经营培训机构需要和人面对面打交道,所以精 神上很疲惫,而经营咖啡自习室主要是身体疲惫。和 大部分顾客都是不见面交易,精神压力少很多。在还 没规定晚10点以后闭店之前是24小时营业,需要每天 早晚到店里打扫卫生,准备茶饮等。现在改成晚10点 闭店,关门以后马上收拾整理。最近人们更多关注店 铺卫生情况,所以在卫生方面必须格外注意,需要随 时通过监控确认店里的客人是否做好个人防护。即使 是无人店铺,服务质量也会因为管理者投入精力的不 同而不同。”

随着无接触服务模式的快速发展,人工成本低、管 理便利的咖啡自习室迅速成为创业市场的新项目。经 营咖啡自习室连锁品牌“基本咖啡自习室”的Trisys 公司首席执行官尹衡浚表示:“从去年开始,咖啡自 习室在数量上呈现大幅增长,因为劳动强度低,可以 节约人工成本,市场需求持续保持较高水平,成为当 下非常有前景的创业项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它采用无人运营系统,方便管理,受到经营者的热烈欢迎。”金信爱也表示:“尽管晚10点闭店导致营业收 入额减少很多,但24小时运营时的收入比之前办培训 机构要好,我觉得转行转对了。”

 

life3.jpg

顾客在自助服务机上完成 付款后即可进店自由选择 开放式书桌或吧台等座 位。桌子大多配备插座, 可供顾客使用平板电脑或 笔记本电脑。
©INGStroy Inc.

学习文化的变化
当然,咖啡自习室盛行的原因不只是新冠疫情。如果结合长期以来韩国学习文化变化的发展脉络来 看,会更容易理解这一热潮。

说起读书室,30岁以上的韩国人上学期间都去 过。当时,每个小区都设有读书室。读书室是由个人 运营的学习空间,而图书馆是公共学习空间。图书馆 的阅览室与读书室类似,环境极其安静,所以很多人 甚至对开门和关门时的响动都感到厌烦。2010年全南 大学以120名学生为对象进行的对大学图书馆阅览室噪 音的反应的调查显示,仅有1.7%的受访者回答“完全 不在意”,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噪音导致他们 血压上升、消化不良甚至出现睡眠障碍。

长期以来,韩国人习惯在安静的环境中学习,而 且学习是以不出声背诵为主,上述现象可以理解为这 一文化的延伸。在朝鲜王朝时代(1392-1910),年轻 的儒生会为了准备科举考试而躲进深山里的寺庙发奋 苦读。到了现代社会,大学生和准备公务员考试、求 职的人们也纷纷寻找适合自己学习的场所,其中不少 人会为了集中精力学习而搬到有“考试村”之称的社 区。

2010年以后,学习的形式逐渐发生了变化。例 如,有些大学降低了期中和期末考试的比重,增加了 小组作业的比重。学生们开始意识到,比起单纯地阅 读和解答考题,设计作业和解决问题的过程更为重 要。如此一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独自背诵学习不再 是学习生活的全部,有一个可以容纳几个人聚在一起 交流和讨论的学习空间变得十分必要。于是,有越来 越多的学生离开约束较多、不允许发出噪音的读书室 或者图书馆,前往氛围更加放松和谐可以进行自由讨 论的咖啡自习室。

life4.jpg

有些咖啡自习室出售自家 餐饮,很多以学生为主要 客源,位于学校周边的咖 啡自习室则免费提供零食 和饮料。
©TRISYS

学习的最佳场所
在这种趋势下,普通的咖啡馆也开始盛行,一些 相关的新造词也应运而生。比如,“咖学族”是指那 些在咖啡馆学习的人,“咖工族”是指那些在咖啡馆 办公的人。

咖啡馆是在开放的环境中以售卖饮料为主要营 业额来源,咖啡自习室对普通咖啡馆和读书室进行了 适当的平衡。最能体现这一特点的一个元素就是“白 噪音器”,它通过扬声器播放白噪音,既能提高注意 力,又能营造自由氛围,已成为咖啡自习室的标准配 置。

事实上,咖啡自习室不仅是年轻人的心头好,也 是各个年龄段人群喜欢的场所。金信爱说:“当然, 学生和上班族最多,但也有不少上年纪的人。已经有 越来越多不同年龄段的人希望通过学习来提升自我或 考取各种资格证。我以前总认为学习是年轻人该干的 事情,自从经营咖啡自习室以后,这种看法已经发生 了改变。”(文丽华译)

金婋贞 《周刊朝鲜》记者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