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3 WINTER

是谁成就了韩国媒体艺术的辉煌?

几十年前,媒体艺术对于人们而言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需要解释它是什么,还处于艺术领域的边缘地带。但随着技术的进步,媒体艺术不知不觉间已成为文化艺术的核心。这种艺术形式成为主流并非仅仅依靠尖端技术,是各行各业的人们努力探索媒体艺术的潜力并将其作为一种理解世界的新视角成就了今天的韩国媒体艺术。
1_AyoungKim_DeliveryDancersSphere_21.png

《送货舞者之球》,金雅瑛,2022年,单频录像,25分钟。
作品讲述的是一位在快递公司工作的女性在与另一个自己相遇时发生的故事。金雅瑛是一位主要以移民、难民和资本主义的矛盾等为主题,借助影像、虚拟现实、表演等多种媒介进行表达的媒体艺术家。
© 金雅瑛


几乎同时,艺术家康利妍入选积家手表的“名家造艺”项目,这是拥有190年历史的该钟表品牌与杰出创作者以及工艺大师进行合作的活动。康利妍用作品《起源》回应并诠释了2023年的主题“黄金比例”。这也是亚洲艺术家首次入选该项目。

近年来,韩国媒体艺术家在全球越来越受到关注。这并非一蹴而就,而要归功于那些坚持开拓媒体艺术这一陌生领域的先驱,以及对创作者给于体系化支持的助力者。他们奠定的基业正在成为年轻艺术家灵感的源泉和创作的沃土。

先驱

2_부산시립미술관 소장품박현기무제(TV 돌탑).png

《无题(电视石塔)》,朴炫基,1980年,电视、17块石头,尺寸可变。
被誉为“韩国视频艺术先驱”的朴炫基的代表作之一,构建了自然与人工、现实与虚构的二元辩证的界限。
釜山市立美术馆提供

3_2.백남준 효과 전시_백남준 작품임(4).png

《成吉思汗的复原》,白南准,1993年,1台CRT电视机显示器、10个铁质电视机外壳、霓虹灯管、自行车、潜水头盔、加油机、塑料管、披风、绳子、单频录像、彩色无声激光视盘,217×110×211厘米。
作品形象地再现了过去连接东西方的丝绸之路在现代已被宽带信息高速公路所取代。
© 白南准所有,白南准艺术中心提供

在媒体艺术领域,如果要列出因奇思妙想而产生巨大影响的艺术家,毫无疑问会是白南准。他曾在德国学习欧洲哲学和现代音乐,在与当时前卫艺术家互动的过程中,对将新媒体应用于艺术产生了兴趣。他在位于德国伍珀塔尔的帕纳斯画廊举办名为“音乐-电子电视博览会”(1963)的艺术展上,首次向世人展示了新媒体艺术。他以此为开端,不断探索作为媒体艺术家的道路,并通过自己动手改造电视和创作视频的方式,打破了大众媒体单向传递信息和驱使受众接受的垄断地位。

此后,白南准将录像、雕塑和装置艺术结合在一起,开发出独具特色的图像-视频混合装置——录像合成器,并继续追寻将音乐与身体联系起来的独特道路。在这个过程中,他预见到了人与机器共存、相互影响的控制论艺术,并对数字通信情境进行研究,以尝试多方沟通和联系。他通过自己的作品实现了自然与技术的共存、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就在卫星直播节目《早安,奥威尔先生》从纽约向巴黎播出的那一刻,他讽刺了乔治·奥威尔在小说《1984》中对未来的反乌托邦式预想。他的行为和言论更像是预言与推测,但他确确实实创造了与未来相连的触点,至今仍被人们提及和议论。

朴炫基是20世纪70年代韩国录像艺术的先驱之一,他使用电视的方式与白南准不同。他的装置作品是将电视与石头、树木等自然物体堆叠在一起。石头或树木在电视屏幕上播放,创造出一种真实与虚拟相连的情境。他通过作品提出疑问:“什么是现实?”这扩展了我们的感知和认识。值得注意的是,他采用了韩国传统建筑方式——堆叠法,其中蕴含着一种通过文明与自然这两种媒介的碰撞进行创造革新的战略智慧。这一理念在今天的媒体艺术领域依然行之有效。

专业机构的出现

4_진기종, 차동훈, 강지영, 〈보편의 조적〉, 2023, 단채널 비디오, 6’36’’_Zin Kijong, Cha Donghoon, Kang Jiyoung, Universal Manufacture, 2023, Single-channel video, 6’36’’.png

《通用制造》,陈起钟、车东训、姜志詠,2003年,单频录像,6分36秒。
2023年5月至10月,于KF XR画廊举办的“苍白的蓝点”展览参展作品,以最先进的虚拟3D打印技术和传统瓷器为媒介,探讨了生物多样性和可持续性的主题。为庆祝XR画廊开馆,此次展览以环境为主题,展示了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互动艺术等多种内容。
© 韩国国际交流财团

5_4.아트센터 나비_일시적인 것의 방 – 컬렉팅 미디어 아트 전시(8).png

《Argos》,金允哲,2018年,盖格米勒管、玻璃、铝、微控制器,48×40×40厘米。
2023年9月,彩蝶艺术中心为征集媒体艺术品,举办了“瞬息展示空间-媒体艺术品征集展”,这是其中一件展品,是一个由41条信道组成的中微子探测器,每当检测到来自宇宙的中微子时,就会触发一次闪光。金允哲是一位探索流体力学和元物质艺术潜力的艺术家。
彩蝶艺术中心提供,摄影:首尔市、首尔特别市美术馆协议会

2000年是韩国媒体艺术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一年,首尔市立美术馆举办了首尔媒体城市双年展,彩蝶艺术中心重新开放了SK华克山庄美术馆,位于首尔光化门兴国人寿大厦的“一洲艺术之家”也在这一年诞生。

首尔媒体城市双年展以“首尔媒体城市”命名,2023年已迎来第12届。它作为公共活动,关注媒体环境变化中美术的当代性和实验性,持续至今。虽然在举办之初,为了迎合宣传韩国的信息通信技术以及快速的技术进步的政策目的而或多或少受到限制,但它有助于提高公众对作为现代美术的一个分支——媒体艺术的意义和趋势的认识。

同年,彩蝶艺术中心成立,它在此前一直聚焦于传统艺术的华克山庄美术馆基础上重组开放,专门从事媒体艺术。彩蝶艺术中心以批判性的视角关注最新技术,为创作者提供支持。21世纪初,当媒体艺术对于人们而言还很陌生的时候,彩蝶艺术中心作为一个重要的交流场所,聚集了众多求新求变的先驱。他们在这里相识,获得力量,并开展各种活动。特别是2000年代初期在该中心支持下创建的媒体艺术社区“互动与实践”,很多当今活跃在这一领域的中坚艺术家都曾是这里的常客。它为当今媒体艺术多样性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同样在2000年开放的一洲艺术之家与彩蝶艺术中心类似,为当时基础薄弱、不被人理解的媒体艺术提供资源和交流平台,由展示诠释数字文化内容的媒体画廊、便于访客阅览媒体艺术相关影像资料和出版物的档案馆、资助个人购置昂贵的媒体设备并举办相关技术培训的工作室三部分组成。在2006年关闭之前,一洲艺术中心致力于探索媒体艺术的公共可能性,并为创作者提供实际支持。其“媒体突击者”项目旨在发现和支持有潜力的艺术家,帮助他们实现梦想。

 



丰富多样的资助项目

6_2. 이인강_드로잉 수트02.png

《绘画服02》,李寅康,2022年,基于可穿戴外骨骼技术的远程联动绘画服,表演,三频录像,15分钟。
李寅康曾是业余拳击手,他受到自己受伤经历的启发,一直在尝试利用机械扩展身体技能。这是首尔文化财团主办的旨在以先进技术为基础展示全新艺术创作的“展现 X 2022”艺术节参展作品,展现的是将动作数据编码,由艺术家与参与者共同完成新画作的过程。
© 首尔文化财团

2015年,国立亚洲文化殿堂于全罗南道光州建成启用,旨在促进亚洲文化交流与协作。这里开设有一家复合型创意机构——文化创造院创作制作中心,该中心对创造性地展现和融合前沿技术、文化多样性、亚洲传统的文化艺术内容进行研究、制作、展示和推广。它为艺术家、设计师、工程师和研究人员提供了可以激发各自创意的平台。

2010年,“达芬奇创意征集”项目由首尔文化财团旗下的艺术创作空间——衿川艺术工厂正式启动。这是一个资助基于技术进行创作的项目,与其他机构的资助项目不同,其独特之处在于着重征集可以进行商业化运作的技术创意。自2014年起,该项目升级为媒体艺术节,活动形式丰富多彩,包括邀请国际艺术家以及举办讲座、开幕仪式、工作坊等等。目前,为展示基于前沿技术的全新艺术创作现状,该项目已不再局限于衿川艺术工厂,而是在首尔文化财团的主导下以“展现X”的新形象重新出发,成为一个复合型艺术平台。

此外,白南准艺术中心、现代汽车的“零一日”和天堂文化财团的“天堂艺术实验室”等机构也让韩国媒体艺术更加异彩纷呈。

随着媒体艺术规模急剧扩大,有人担心它抑或风靡一时后偃旗息鼓,抑或导致庸俗作品大量涌现。然而,对深远影响我们日常生活的技术进行探索,发掘其当代意义、可能性和危险性,探究这些本质问题是非常重要的。作为一种艺术实践,媒体艺术让人们看到这种探索的过程和结果,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媒体艺术一直走在艺术的前沿,现在依然如此。也许正是在韩国,媒体艺术在发挥着互动融通的作用。(张娜译)



许旲灿媒体文化艺术频道“爱丽丝在线”主编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