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1 WINTER

韩屋,进化的空间

对韩屋的童年记忆使他成为建筑师

建筑师丹尼尔·坦德勒在德国出生长大,并在那里读完了大学,但他 对韩屋的理解比一般韩国人更深,甚至亲手建造过几栋韩屋。2014 年,他与崔智喜所长一道,在首尔乙支路芳山市场的街巷里开设了 名为“城市细节建筑与设计”的建筑事务所,一直进行有关韩屋的 探索。


fea3-5.jpg

建筑师丹尼尔·滕德勒在 对韩国各地进行考察时喜 欢用素描勾勒他喜爱的朴 素老宅。

fea3-6.jpg

京畿道光教屋(2018)是 一座拥有三个院子的现代 式住宅,用砖木建成的悬 山顶格外引人注目。
© hooxMe李相勋

fea3-7.jpg

首尔钟路区体府洞韩屋 (2020)是拆除原有韩 屋后新建的两层住宅,为 了不影响老街巷的景观, 采用了从外面看起来像是 单层住宅的设计。
© hooxMe李相勋

丹尼尔·坦德勒的母亲是韩国人,父亲 是德国人,小时候每到寒暑假常去 光州的外公外婆家。在那里和表兄弟们一起 玩耍的事情都成了回忆,对外婆家那座韩屋 的记忆也铭刻在他心中。

他曾在德国哥廷根大学学习经济学,但 一直对自己的专业很疑惑。毕业前,他曾有 机会在三星经济研究所实习,当时他明确认 识到,该领域的工作不适合自己。在认真思 考自己喜欢什么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对韩 国传统文化,特别是对韩屋很感兴趣。大学 期间,他曾在学校图书馆看到一本韩国传统 木工技师申荣勋有关韩屋的著作,于是一放 假就来到韩国,在申荣勋经营的韩屋文化院 的介绍下参与韩屋考察。下定决心后,他转 而进入位于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的亚琛工 业大学建筑系学习。

毕业后,他进入由建筑师赵鼎九经营的“旧家城市建筑”工作,积累了几年实际 经验,随后成立了城市细节建筑事务所。他 希望将韩屋的精髓融入现代建筑,为此做了 多样而有趣的尝试。

如果说德国传统建筑和韩屋有相似之处,那么都有哪些?
德国的传统住房也使用木结构。我的故乡也有很多中世纪建造的民宅,用木头作立柱、用泥土填充墙体的方法与韩屋相似 。传统建筑在任何一个国家基本上都使用石头、木头、泥土等材料,所以看起来很相似。

什么样的韩屋特别让您关注?
相比宫殿和寺庙等华丽的建筑,我更喜 欢安东树谷故居、海南尹斗绪故居等士大夫 住宅。在朝鲜王朝时代,要遵守的儒家规范 非常严格,因此这些房子不能使用像宫殿那 样华丽复杂的建筑元素。所以结构反而简单 素朴。我们事务所设计的韩屋也会根据情况 选择单屋檐,而不是复杂华丽的双屋檐,倾 向于采用简单质朴的表现手法。

fea3-8.jpg

滕德勒在自己位于首尔乙 支路的办公室。他想将韩 屋的精髓融入现代建筑, 为此进行了多种有趣尝 试。

您认为韩屋以后应该如何变化?
一提到修建韩屋,通常都是照抄朝鲜王 朝时代的韩屋,但在现代照搬过去的建筑有 些不合适。一旦为方便当代人生活而改变内 部设施或设计新的功能和空间,韩屋的形态 势必就会不同于过去。或者,也可以从根本 着手,直接将韩屋的空间核心与现代建筑相 结合。为此,首先要找到“什么是韩屋”这一 根本问题的答案。我认为,从模仿韩屋的外 形元素这一阶段更进一步,很好地融入韩屋 的精髓是今后的课题。

韩屋的哪些元素能与现代建筑相结合呢?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想进行多种 尝试,用现代建筑重新诠释韩屋的精华。韩 屋的特点之一是性质完全不同的空间共 存 于一个屋檐之下。大厅是为了度过炎热的夏 天而在南方发展而来的,火炕是为了度过寒 冷的冬天而在北方发展而来的。从空间的性 质来看,大厅是开放的、华丽的,而火炕房 则是私密的、封闭的、简单的。有趣的是,这 些不同的因素融合在了一起。

空间结构的层次非常细致也是韩屋的 一个特点。庭院与街巷相连,自然而然地将 移动路线引到住宅里,并与大厅相连。大厅 再连接房间和房间。在街巷-庭院-大厅-房间 的空间结构中,如果说街巷和庭院是相对公 共的空间,那么大厅和房间可以说是私人空 间。也就是说,住宅里同时存在公共因素和 私人因素。如果把这些很好地应用到现代建筑中,会不会很有趣呢?

大体上能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业主的要求?
我认为重要的是保持微妙的平衡。作为建筑师,我不强求自己的视角,也不会无 条件地接受业主的要求。例如,我认为韩屋 中最美丽的空间之一就是院子。但是在首尔 市区建房子,由于空间不够,所以很难营造 宽敞的院子。因此,在设计的时候,既要保障业主所需要的面积,又要保证整体结构合理,这并不容易。这样的问题只能在设计 的过程中一点点解决。(S.R.译)

徐胤荣建筑专栏作家
河志权摄影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