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1 AUTUMN

让世人刮目相看的韩文

辅音和元音字母的变奏

韩文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沟通的手段,还是创作灵感的来源。从家具、服装到日常用品,韩文的造型原理正在诸多领域成为备受瞩目的设计素材。许多设计师不再只是把韩文字母的形状借用为图形,而是尝试着把韩文字母所包含的独创性概念和结构结合在一起,使其更具艺术性,更加实用。

2014年与国立中央博物馆同时在首尔龙山开馆的国立韩文博物馆积极引领这种设计探索,策划和举办多种展览。本文所介绍的作品都是作为其中一环而创作的。通过这些作品,可以看到韩文所包含的视觉艺术的可能性。。

fea4_1.jpg

《韩文地板》,朴哲熙、刘彗美,2019,柳安木复合板,400×400毫米 在韩国传统房屋中,地板是连接房间和房间的媒介,也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东西、聊天的沟通空间。该作品将地板的这种构造形态和功能与由辅音和元音字母组成四方结构的韩文造型原理结合在了一起。

按照木纹纵向裁切的地板块象征辅音和元音字母,横向裁切的象征空白部分,然后按顺序进行拼接,使之具有视觉辨别性。而且,把这些地板块像棋盘一样拼接起来时,可以组成弧形或圆形图案。这是平面设计师朴哲熙和家具设计师刘彗美合作完成的作品。

fea4_2.jpg
fea4_3.jpg

《韩文柜》,河志勋,2016,橡木、镀铬聚碳酸酯,左:1450×400×370毫米(长宽高),右:370×420×1535毫米(长宽高)、1050×350×1420毫米(长宽高)合页是镶在传统木家具上的金属饰件,既有保护榫卯或边角部分、加固开合部分的功能,更兼具装饰作用。柜子上的合页以韩文辅音和元音字母为图案,呈现为各种形状。在造型上突显组成辅音和元音字母的点和线,同时展现韩文固有顺序和规则的美感。河志勋是一位用现代方式诠释传统主题的家具设计师。

fea4_4.jpg
fea4_5.jpg

《新摩登》,林善玉,2019作品先将韩文字母设计为三维立体图形,然后打印在织物上。韩文的造字特点是具有张力,例如辅音字母“ㄱ”,将其翻过来就变成“ㄴ”,在上面再加一笔就变成“ㄷ”。该作品的特点是将韩文的这一造字特点应用在服装设计上。由此,相同的设计可因组合方式不同而千变万化。服装设计师林善玉推出的品牌 “PARTsPARTs”强调所有元素都像单元一样存在,该作品就体现了这一理念。

fea4_6.jpg
fea4_7.jpg

《韩文框架》,蒂尔,2019,混合媒介,75-150毫米(长)、50-150毫米(宽)、50-150毫米(高)韩文采用的是将辅音和元音字母以音节为单位组合起来的拼写方式。蒂尔设计工作室制作出多种六面体方块,突显韩文能够将辅音和元音字母无限组合起来使用的结构特征。设计师使用不同颜色和属性的材料,把相当于一个音节的初声、中声和终声的方块组合起来,使人感受到和谐和对比。蒂尔设计工作室由李重汉和夏洛特·蒂尔合作运营,主要从事模块化设计。

fea4_8.jpg

《10个韩文单元》,宋奉奎,2016,ABS塑料、胡桃木、铝,180×180×180毫米(长宽高)该作品也是通过视觉形式展现韩文以音节为单位的拼写方式。整套积木共有1 0块,使用不同材料以3D技术制作辅音和元音字母,以非常感性的方式展现韩文字母的结构特点。该作品可让人像玩游戏一样理解韩文的造型原理。宋奉奎是一位追求创意和实用相平衡的工业设计师。

fea4_9.jpg

《辅音和元音字母组成的起居室》,朴洁宗,2019,金属(粉末喷涂)、灯泡、亚克力,可变尺寸。当今的韩文基本字母由14个辅音字母和10个元音字母组成,共24个。但在15世纪最初创制时,韩文有28个字母,被称为“训民正音”。朴洁宗对这28个字母的形态颇感兴趣,他以这些字母为基本骨架,制作出椅子、桌子、衣架等家具。他是一位因兼具灵巧和实用的定制家具而闻名的家具设计师。

fea4_10.jpg

《辅音和元音字母的组合》,徐廷和,2019,橡木、黄铜、玄武岩、树脂、亚克力、玻璃,(左起)
➊凳子:600×400×600毫米(长宽高),
➋长凳:1800×600×400毫米(长宽高),
➌树脂灯:100×300×800毫米(长宽高),
➍玄武岩灯:200×500×500毫米(长宽高),
➎长玻璃灯:200×200×700毫米(长宽 高),
➏树脂灯:1400×150×400毫米(长宽高),
➐玻璃灯:200×200×400毫米(长宽高)
该作品继承了创制韩文时强调的“易懂并广泛使用”的实用精神,按照不同的体积、比例、材料特征等制作辅音和元音字母,然后应用于日常使用的多种家具中,比如在灯饰里把灯泡做成辅音字母的形状、把台灯支架做成元音字母的形状。徐廷和是一位潜心探索形式、结构和材料的家具设计师。 (S.R.译)

金旻贞 月刊《设计》记者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