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Focus

2022 SUMMER

面向全球市场的探索与飞跃

韩国音乐剧在2000年前后开始进军英美地区,近来又以亚洲地区为中心进行了多元化尝试,展示出令人瞩目的成长轨迹。这些形式多样的尝试包括原创音乐剧巡回演出以及从国外引进版权的演出、合作、投资等,有望成为韩国音乐剧发展壮大为新一波“韩流”的基础。

1995年,原创大型音乐剧《明成皇后》首次登上舞台。此剧系为纪念明成皇后逝世一百周年而创作,开了“音乐剧韩流”的先河,其气派的舞台与华美的服装设计在海外引发了高度关注。
© Acom

虽然韩国音乐剧产业或多或少受到过几次金融危机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外部因素的意外冲击,但始终坚持不懈地开疆拓土,现在正进入成熟期。直至新冠疫情暴发前夕,韩国的国内演出市场规模已经高达约4000亿韩元。据统计,大部分票房来自音乐剧和音乐会,尤其是音乐剧份额在整个演出市场中的平均占比约为55-60%,2021年更是达到全年票房的80%。

2001年,以韩语制作的音乐剧《歌剧魅影》空前大卖,此后音乐剧产业就一直保持每年15-17%左右的稳定增长率。近期,业界人士将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作为打破内需限制的应对之策,进行多种尝试,也实现了量质齐升。


进军海外
2000年前后,音乐剧产业进军海外成为热门话题。这一时期的韩国演出市场,恰逢国外引进版权音乐剧开始占领文化产业相关阵地之际。究其原因,也许是业界从引进版权音乐剧身上深刻体会到了内容附加值再生产或最大化的必要性。

初创时期的韩国音乐剧主要面向英美市场。其瞄准百老汇、伦敦西区和爱丁堡具有标志性的戏剧盛会,勇于挑战,积极探索,不断实践。最早亮相百老汇和伦敦西区的代表作有原创音乐剧《明成皇后》和无对白音乐剧《乱打料理王》。

特别是ACOM公司制作并于1995年推出的音乐剧《明成皇后》,先在韩国风行一时,后于1997年和1998年连续赴美国林肯中心纽约州立剧院演出。该剧于2002年在伦敦郊区的汉默史密斯·阿波罗剧院上演时,还尝试用英文歌词加以演绎。这部作品不仅证明了原创音乐剧商业化的可能性,而且就进军海外时的注意事项提供了有益启示。再有,此举也对梦想着走出国门、走向海外的韩国戏剧艺术界形成了巨大激励。

进入2010年后,韩国音乐剧逐渐将视线转向了亚洲市场,前期主要聚焦于向日本和中国大规模拓展市场外沿。仅在2012年起的三年时间里,韩国就向日本市场输出了40部音乐剧,日本由此一跃成为韩国音乐剧文化的主要出口市场。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2013年韩国音乐剧专用剧场——娱乐音乐剧剧院在东京开业,增加了不少企划类演出。

2013年《寻找金钟旭》一剧以《寻找初恋》的剧名登陆中国,成为韩国原创音乐剧版权向海外输出的范例。
© CJ ENM

《寻找金钟旭》在韩国演出时的情景
© CJ ENM

《寻找金钟旭》在中国、日本、中国台湾的演出海报(左起)
© CJ ENM

三大种类
韩国演出内容走向海外,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一是原创音乐剧的巡回演出,二是国外引进版权音乐剧的巡回演出,三是原创音乐剧的版权输出或者结合当地人力和资本进行的共同创作。首先是原创音乐剧的巡回演出,系由制作团队和演员、工作人员等在特定时间段内赴国外舞台现场演出,主要运用字幕来传递内容。“点唱机式”音乐剧《奔向你》以1994年出道的嘻哈三人组合“DJ DOC”热门金曲为基础,讲述了三位年轻人尽情挥洒青春、追逐歌手梦想的故事。该剧于2012年、2014年分别在大阪和东京演出,日本观众的反响极为热烈。

韩国音乐剧赴中国巡演起步于2001年的《地铁一号线》,此后作品数量逐年递增。特别是《双花别曲》一剧,将新罗时期两位高僧——元晓(617-686)和义湘(625-702)的轶事搬上舞台,成为2012年庆祝中韩建交20周年的特邀演出作品。2013年,该剧先后赴深圳、海南、广州、北京四地巡演,盛况空前,圆满收官。该剧特地为中国巡演增加了最初版本中所没有的角色,并在音乐设计中巧妙融入了中国传统民谣。种种努力体现出为当地观众着想的创作思路。

以法国诗人兰波的生平为素材,中韩双方共同创作了音乐剧《兰波》,并于2018年在中韩两国同期隆重上演。
© LIVE Corp.

国外引进版权音乐剧巡演实质上属于一种转口贸易形式,即先对原剧目作出“韩式改编”后再将重新诠释的版本向海外输出,且大都结合了明星营销效应或新韩流推广理念。新世纪初赴日本巡演的《开膛手杰克》《三剑客》《化身博士》赴中国巡演的《巴黎圣母院》《伊丽莎白》等都是代表性作品。

2013年,《寻找金钟旭》以《寻找初恋》为新剧名登陆中国市场,此举属于原创音乐剧演出版权对外输出的范例。这部作品曾开原创音乐剧改编成电影的先河,后来又针对中国观众的情感口味与文化特点进行了调整,因而吸引了众多观演人群,验证了小剧场音乐剧的可能性。以此为发端,《番茄不简单》《我的遗愿清单》《文森特·梵高》等很多作品陆续进入中国。

内容制作公司“全球音乐剧直播股份有限公司”曾将《番茄不简单》和《我的遗愿清单》两剧搬上了中日两国舞台。后来,这家公司选取法国诗人兰波的生平为素材,依托中韩合作创作了音乐剧《兰波》,并于2018年初颇具突破性地在中韩两国同期上演。次年在北京再度推出海外引进版权演出,比韩国档期还要早。希杰娱乐公司则与中国文化部共同创建演出制作公司——“亚洲联创”,推出《公主的盛宴》,这也属于中韩双方联袂创作的作品。该剧主要情节是中国皇室公主失去了味觉、召集天下名厨举行料理比赛,剧中运用华丽的舞蹈和现代的音乐来展现中国传统料理。

追问生命意义的《我的遗愿清单》一剧在中国23个城市巡演,地区覆盖之广,创下了韩国授权音乐剧赴华演出的最高纪录。
© LIVE Corp.

长远眼光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的2019年,韩国音乐剧已经敏锐地感受到政治议题及国际形势带来的诸多影响。日后韩国音乐剧有望继续保持增长态势并开创出一片韩流新天地。“一源多用”的活跃表现足以证明:循序渐进的“舞台化”有助于拓展韩流资源的边界。关键在于谁、以什么样的作品来冲破水闸,继而带来划时代的变化。(毕小乐译)

元钟源顺天乡大学教授、音乐剧评论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