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3 WINTER

共同协作的能量

1_팀보이드, 〈The Factory〉, 2021. Robotic arm, conveyor, drawing machine, PC, display, AL frames, 가변설치. 출처_ 팀보이드_.png

《工厂》,空白团队,2021年,机械臂、传送带、绘图机、电脑、显示器、AL框架,自由组合。
2022年10月至11月,空白团队在位于首尔清潭洞的1和J.画廊举办的个展“工厂”的一部分,展示了随着工厂生产系统日益自动化和升级,机器与人类之间关系在近期的变化趋势。
© 1和J.画廊


2_Koreana_230901_Tacit Group_0038.png

鳖虾腿(左)与张宰豪二人志同道合,于2008年成立了视听表演双人团队——缄默组合。他们从数字技术中汲取艺术灵感,并通过多媒介表演、交互装置和计算机编程的算法艺术加以表现。
© 许东旭

越来越多来自不同背景的人试图组建团队,打破行业之间的界限,尝试新的艺术形式。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些利用最前沿的技术来展示新感受和新思维方式的当代艺术家。

缄默组合,模糊性是创作的动力

缄默组合(Tacit Group)是一个成立于2008年的视听表演双人团队,成员包括主修古典音乐和电子音乐的张宰毫与活跃在流行音乐和电子音乐领域的鳖虾腿。团队的主要目标是尝试新颖的算法艺术,希望利用难以预测结果的算法创造出更加新颖和创新的系统,而非固定的结果。

他们在当代科技环境中寻找艺术的可能性,并将其转化为多媒介表演、交互装置和算法艺术。他们还时常在日常生活的细微处发掘创意。得益于此,他们才会创作出这样的作品:韩文字母在巨大的数字屏幕上跳群舞,忽聚忽散;俄罗斯方块游戏变身为即兴乐曲……

3_Tacit Group - Morse ㅋung ㅋung.png

《摩尔斯 ㅋung ㅋung》是一件以声音替代韩文字母的作品,当字母散开时,声音也随之变化。三个分别装有2000个LED灯泡的166×166厘米大型显示屏上,同时出现文字和声音。虽然缄默组合的作品由深奥的算法编程创作而成,但观众可以轻松愉悦地欣赏整场表演。
缄默组合提供

缄默组合成立的背景是什么?
最初我俩是师生关系。在动态艺术刚火起来的时候,我俩都对算法艺术产生了兴趣。当时大家还都不太理解这种流派,我俩一拍即合:“我们要创作一些不仅我们喜欢,公众也喜欢的作品。”

自2008年开始创作以来,至今已走过了15个年头。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引领缄默组合向前发展的愿景是什么?
团队名称“缄默(tacit)”一词的灵感来自于约翰·凯奇的作品《4′33"》。在4分33秒的时间里不演奏一个音符,以音乐的形式突显现场的寂静和无声,乐谱上只写着一个词“tacet”,意思是“静默”。我们也想像凯奇那样,他在20世纪造成了巨大影响,我们想在21世纪引起轰动。

15年前,“视听”这个词还不为人所熟知。在介绍我们的作品之前,我们必须先解释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然而,现在人们对它已经不再陌生。这应该是我们努力的结果,我们因此感到很满足。

虽然算法艺术这个概念可能比较晦涩,但作品的主题却通俗易懂。
韩文是以声音为基础创制出来的文字,我们根据这一点创作出《训民正乐》和《摩尔斯 ㅋung ㅋung》。人们常说韩文在结构上具有建筑学特性,这意味着韩文是一种“系统”。我们是一个研究系统的团队,韩文又恰好有这样的特点,所以我们认为把它跟声音相结合会很有趣。和其他艺术类型相比,音乐往往更注重灵感而不是理论,会在某一天突发灵感。《游戏结束》就是这样诞生的。有一次,我们意外发现俄罗斯方块游戏的形状跟乐谱很相似。于是,我们就做出了随着俄罗斯方块游戏表演者、游戏图像和方块的高低而变化的电子音。

2021年,NFT作品《暗号 嗬嗬嗬》以4200万韩元的高价售出,引发热议。
这其实是我们之前用韩文进行创作的一种延伸。股市上涨,我们会喊“嗬”。股市暴跌,我们也会喊“嗬”。“嗬”是一个可以同时表达对立情绪的感叹词。它所具有的情感特征和NFT完全吻合。“嗬”本身既是一种声音,也是一种文字,可以成为表达某种含义的媒介、乐谱和音乐素材。更有趣的是,虽然有时候是文字,但只要这个韩文字的形状稍稍散开一些,就会像一个图形。

算法对于缄默组合意味着什么?
在对算法艺术进行说明的时候,没有比“挂在屋檐下的风铃”更贴切的比喻了。有人制作风铃,也有人敲打风铃让它发出声音。风没有能力制作风铃,但它吹来吹去可以让风铃发出声响。同样地,观众即使不了解我们作品的系统,也可以演奏。我们的目标就是构建一个能实现这一点的系统。我们致力于打造一个能创造出某种东西的系统,即使无法预测是谁演奏、会出现什么声音。因此,对我们来说,创作作品的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是什么让你们坚持创作15年之久?
我们两个人的个人立场截然不同。但作为缄默组合的成员,我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追求“模糊性”。我们的作品很难说清楚到底是音乐还是美术,或者是属于其他什么门类……对我们来说,坚持创作的意义在于寻找答案的过程。

4_Tacit Group - Game Over.png

《游戏结束》的演出场景。该作品是缄默组合的代表作之一,灵感源自俄罗斯方块游戏。表演者开始表演以后,会展现不同的方块堆积位置和形状,随之产生不同的声音,整个过程都被直观地呈现出来。
缄默组合提供



 

“企业”,探索技术环境

“企业(eobchae)”是2017年成立的视听制作团队,成员有金娜希、吴天锡和黄徽,他们相识于大学时期,以当代技术、文化环境为主题创作视频及网络艺术、音响、表演等多种作品。

“企业”主要关注定义大众生活方式的数字产品。这些产品包括智能手机、智能手表、平板电脑、人工智能音箱等工具,它们使得现代人的生活和工作更加便利。然而,如果少数几家公司将此垄断,就会导致公众在日常生活中受到极大的影响。因此,“企业”开发虚拟数字产品,其目的是通过推出这些模拟与巨头企业竞争的虚拟商品来批判性地审视社会现象。

“企业”是一个很普通的名词,三位成员是如何建立起团队的?
金娜希和吴天锡是大学同学,两个人都不喜欢受到学校各种规定的束缚,经常进行一些有趣的尝试。后来,在听一门课的时候遇到了黄徽,三个人开始正式构思项目。当时只是对美术抱有极少的一点兴趣,打算打造出实实在在的产品,而不是进行纯粹的艺术创作。我们想做一个商业项目,因此把团队命名为“企业”。但我们不能坐等别人来委托业务,所以先自己策划有趣的项目。同时,我们三个人也分开进行个人创作。

“企业”成立已经有7个年头了,目标是什么?
我们都在科技行业工作,自然而然地对数字产品产生了兴趣。但我们想创造的是与现实竞争的虚拟产品,而不是实际存在的产品。当一种数字产品迅速垄断市场时,就像我们身边的便携式设备或社交媒体一样,用户很难摆脱这种生态环境。因为我们现代人生活的所有方方面面,包括电话、短信、支付系统等,都趋于整齐划一。

因此,我们一致决定“和拥有巨额资金的大数据公司一决高下,努力赶上他们的步伐”。虽然我们无法真正地和他们竞争,但至少可以做些鸡蛋碰石头的尝试,模拟虚拟用户使用虚拟产品的场景。

为什么要选择在现实世界中无法使用的虚拟产品?
对我们来说,最有趣的是“谎言”。煞有介事地谈论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展示根本不能用的机器,制造这种错觉的过程非常有趣。但归根结底,我们也希望看到它在现实世界中起作用,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元认知层面。

“企业”的创作处于技术前沿,涉及加密货币、区块链、甲骨文数据库等等,但工作内容又非常基础。
相较于哲学,我们对人类学和社会科学更感兴趣。换句话说,我们更感兴趣的是技术如何改变人,现代人如何利用通信来追求自己的欲望,而不是关于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善什么是恶的讨论。如今的技术环境可以说是另一种自然环境。我们希望透过眼前的现象,深入了解现代人行为方式的来龙去脉。

“企业”将新技术作为工具不断拓宽在艺术领域的活动范围,艺术对于你们意味着什么?
我们热衷于捕捉技术是如何建构现实的。虚拟产品只能模仿现实,而艺术却为这种不可用的行为提供了可用的时间和空间。因此我们可以安全地进行创作,不必真正地面对危险。但我们不想仅仅以美术语言来定义我们的创作。这是一种创新,此前美术界从没有进行过这样的尝试……与其说我们是在创作作品,倒不如说我们是一个在当今技术环境下发现“最残酷”的某种东西的团队。只是,在试图让更多人看到的过程中,我们创造出了一些东西,既有漂亮的、有趣的,也有残酷的。

 



5_eoracle 4-2.png

2022年,于斗山画廊举办的个展参展视频作品《eoracle》中的一个场景。该作品通过极具吸引力的画面、声音和独特的故事情节冷静地审视新技术环境。
“企业”提供

6_Koreana_231022_Eobchae_0057.png

“企业”是由金娜希、吴天锡(右)、黄徽(左)组成的视听制作团队,尊重彼此的批评性观点,但也利用各自的兴趣和技术展现别具一格的原创作品。目前,金娜希来往于纽约和首尔两地开展活动。
© 许东旭

7_Koreana_230908_TeamVoid_0027.png

空白团队是由裴在赫(左)与宋俊奉创立的媒体艺术团队。他们从系统视角着手,利用交互媒体、动态造型、灯光造型和机器人等各种媒体创造视觉体验。
© 许东旭



空白团队(teamVOID),已实现平衡的艺术系统

空白团队是一个媒体艺术团队,由毕业于工科院校的裴在赫和宋俊奉于2014年创立。他们将技术与艺术融为一体,作品包括交互媒体、动态造型等。以工业机器人为素材创作的话剧作品《故障》就是其代表作。

对他们而言,最为重要的关键词是“系统”。它既包括一般属性,也包括由此引发的社会现象。可以将它理解为“关系”和“规则”。一个社会要想健康运转,政治、社会、文化等各领域都必须遵守各自的规则,并建立相互之间的平衡。空白团队也梦想着建立一个由主题、设备、数据、逻辑等元素和谐构成的“艺术系统”。

成员均毕业于工科院校,你们是如何进入艺术领域的?
我们两个人从小就对美术感兴趣。作为工科生,我们都有创作欲,可进入大学之后,很少有亲手制作东西的机会。2014年,裴在赫开始有一些有趣的构思,他在学校的研究所偶然遇到了宋俊奉,于是两个人便将计划付诸实践。当你一个人的时候,往往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不知道要先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向谁寻求帮助。但当你身边有志同道合的人,你就会想出好的创意。

“void”意为空白状态,这个名称的含义是什么?
“void”是一个非常基本的编程函数,因为是空的,所以意味着其状态非常自由。我们团队没有一个人是美术专业的,我们本身也是空白的。所以起了这个名字,意思是要把它填满。虽然我们的创作可能无法达到专业画家或雕塑家的水平,但我们认为可以尝试使用媒体技术来进行美术创作。

你们将工业机器人作为素材,机器人的什么特征吸引了你们?
因为机器人会动。某种既不是人也不是动物的“物体”能活动,这让我们觉得非常神奇。人类无法画出完美的直线,但机器人却能精准地画出来,而且它们能24小时不间断地工作。

工具可以反映同时代人的欲望。例如,作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象征——传送带,它反映了人类对大规模生产的欲望。机器人代表了同时代的系统。

与其他艺术门类相比,媒体艺术的“幕后”更为重要。器械容易出故障和失误,似乎需要在内部设计上多下功夫。
崇高的劳动往往从幕后才得以显露出来。从表面上,你无法真正地看到艺术家所倾注的汗水与努力,反而有时候会在幕后感受到他们对作品的热爱。当我们回顾一件作品的幕后故事时,往往会感慨“啊,在创作这件作品的时候是这样想的”或者“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苦恼啊”。

你们常把前沿技术应用到创作中,似乎对各种新技术非常关注。
没有我们不感兴趣的技术。我们努力不错过任何一个当下备受关注和新兴的技术。不过,我们并不会很快地把新技术应用到创作中。我们不太注重使用时下流行的技术,而是优先考虑它是否符合我们想要表达的内容。这就是为什么有一些很久之前就已经发布的技术会在几年后才被应用到作品之中。为博取关注而试图采用某种技术的态度是很危险的。

对空白团队而言,最为重要的愿景和创作动力是什么?
占第一位的是体验和平衡。首先,体验就好比是满足好奇心。可以经历一些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满足好奇心,同时提供启动新创作、进行多种尝试的动力。而平衡是和支撑团队继续走下去的实际问题有关。我们能够在一起合作10年,当然有团队协作精神的作用,但更重要的是平衡好了创作和工作的关系。要想让空白团队在10年后继续存在,设定大方向和制定长远战略极为重要。(宋贞子译)

8_Malfunction_1.png

话剧《故障》于2015年在时尚眼镜品牌简特慕(Gentle Monster)设在弘益大学的展销厅内上演,讲述了两个机器人在眼镜工厂工作的故事。通过具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与本应完成其任务的机器人之间所产生的冲突与和解,展现了一个审视系统出现失误的新视角。
© 简特慕

9_7-2. 팀보이드, 〈Micro Factory〉, 2022. Robotic arm, conveyor, drawing machine, PC, display, AL frames, 가변 설치.png

《微型工厂》反映了空白团队对科技导致人与人关系疏远的思考。这部作品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当机器甚至入侵至创作领域时,人类在社会系统中将扮演什么角色?
© 1和J.画廊



李弦《文化中的艺术》副主编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