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1 WINTER

李健熙个人收藏揭开神秘面纱

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去世后,其生前私人珍藏的2.3万余 件国宝级文物以及极具美术史价值的近现代美术作品无偿 捐赠给社会。国立中央博物馆与国立现代美术馆分别从获 赠藏品中甄选出一部分公之于众,此次特别展在大众的关 注中拉开帷幕。



focus1.jpg

《仁王霁色图》郑敾(1676-1759),1751年,纸本水墨,79.2×138厘米。该作品是朝鲜王朝后期画 家郑敾的代表作之一,描 绘了夏雨初霁后云雾缭绕 的首尔仁王山景象。郑敾 出生并成 长在仁王山脚 下,对仁王山了然于胸, 笔触大胆果断。作品是郑 敾的晚年之作,它摆脱了 传统山水画的模式,开创 了注重实地观景的写实山 水画风。

2020年10月,因突发急性心肌梗塞陷入昏迷的 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去世,他生前珍藏的艺 术品引发了大众的极大关注。自三星集团创始人、李 健熙的父亲李秉喆起,三星家族的艺术品收藏就声名 赫赫。李健熙不仅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大量的艺术品, 而且夫妇二人还在此基础上对藏品的规模进行了大幅 度扩充,其中一部分曾在三星集团旗下文化财团经营 的湖岩美术馆和首尔三星李氏(Leeum)美术馆展 出,但藏品整体规模和具体目录从未公开过,因此始 终是大众关注的焦点。

有人曾评价说,李健熙藏品的艺术文化价值甚至 超过了国立中央博物馆或国立现代美术馆的藏品,更 有人估算这些藏品的总价值超过数万亿韩元。2021年 4月,三星家族宣布,计划将李健熙生前私人收藏的各 种文物及艺术品共计2.3万余件捐赠给社会。其中,古 代艺术品捐赠给国立中央博物馆,出自国内外名家之 手的美术作品捐赠给国立现代美术馆。为纪念此次捐 赠,国立中央博物馆于2021年7月21日至9月26日专门 举办了一场特别展,题为“共享伟大的文化遗产—— 已故李健熙会长捐赠文物名品展”。2021年7月21日, 国立现代美术馆也举办了“国立现代美术馆李健熙藏品特别展:韩国美术名作展”,该特别展将持续至2022年3月。

focus2.jpg

《水月观音图》(左), 14世纪,绢本设色, 83.4×35.7厘米。 “水月观音”为观音菩萨 的化身之一,表示观音菩 萨如同在不同的地方都可 看到的清水中的映月一般 永保众生平安。图中观世 音菩萨身着透明禅衣,禅 衣下半部分的图案与若隐 若现的色彩相得益彰,体 现了高丽佛画特有的精致 之美。

《千手观音菩萨图》 , 14世纪,绢本设色, 93.8×51.2厘米。 千手观音即观音菩萨化身 普度众生的千手千眼观 音。虽然韩国佛教中对千 手观音的信仰由来已久, 但在画作中流传下来的千 手观音图仅此一幅。画中 的千手观音十一面四十四 手,每只手中都持有一件 祥瑞之物。

国宝级文物
在正式捐赠给国家之前,李健熙藏品中已经有 一部分按照创作者最受爱戴的地区捐赠给了地方美术 馆。例如,全罗南道画家金焕基(1913-1974)与千镜 子(1924-2015)的部分作品捐赠给了全罗南道道立美 术馆,庆尚北道大邱画家李仁星(1912-1950)与徐东 辰(1900-1970)的部分作品捐赠给了大邱美术馆,江 原道杨口郡画家朴寿根(1914-1965)的部分作品捐赠 给了杨口郡立朴寿根美术馆,每次捐赠数量都高达几 十件。

但意义最为重大的捐赠藏品当数国立中央博物馆 与国立现代美术馆收藏的文物与画作,不仅包含国宝 级文物,还有大量在韩国美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作 品。在捐赠给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藏品中,包含从史前 时代到朝鲜王朝时代的陶器、瓷器、雕塑、字画及木 质家具等众多文物,共计2.16万余件。此次展览选取 其中能够体现当时最高艺术价值和最精湛技艺的名品 77件,向大众展出。展品中最具代表性的要数朝鲜王 朝时代后期文人、画家郑歚(1676-1759)于1751年创 作的《仁王霁色图》、国宝级文物金铜佛像以及细致 描绘菩萨美态的高丽佛画《千手观音菩萨图》。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仁王霁色图》。这幅作品 描绘了景福宫左侧仁王山雨后初霁的景象。从创作时 期来看,这幅画与风景画的流行属于同一时期,当时 正值欧洲兴起被称为“壮游”的文化旅行,文人艺术 家纷纷去意大利游学。因此,这幅作品可与英国风景 画家理查德·威尔逊于1750年游历意大利时创作的作 品媲美。尽管二者分别使用水墨与油彩两种不同的颜 料,但仍然可以看出威尔逊的作品立足于写实风格的 色彩呈现,着重突显田园气息,而《仁王霁色图》则 充分利用毛笔的各种运笔技法和墨色浓淡带来的微妙 差异,将雨后初霁、云雾缭绕的仁王山景色传神地描 绘出来。

focus5.jpg

《女人与罐子》, 金焕基(1913-1974), 20世纪50年代, 画布油彩, 281.5×567厘米。该作品中呈现出的意象 有半裸女人、白瓷罐、 鹤、鹿等,这些均为金 焕基在20世纪40 -50 年代经常表现的素材。这是一幅大型壁画,背 景采用蜡笔画色调,人 物、物品与动物等呈正 面或正侧面排列,具有 一种超凡的装饰性。
© Whanki Foundation · Whanki Museum

美术史价值
国立现代美术馆共获赠李健熙藏品1488件,不仅 在规模上是国立现代美术馆开馆以来最大的,而且其 中包含20世纪初问世的一批珍贵画作,极具美术史意 义。目前在此展出的58件近现代美术作品皆为在韩国 美术史上占据举足轻重地位的巨匠的代表作。韩国在 20世纪前半叶经历了殖民统治与民族分裂,深陷战争 泥潭,国家混乱,社会秩序遭到破坏。因此,这一时 期创作的美术作品有相当一部分被破坏或遗失,致使 美术史研究资料相对匮乏。而此次展览将当时在苦难 与匮乏中艰难问世的不少优秀作品公之于众,确实应 该给予高度评价。

focus3.jpg

《乐园》(右), 白南舜(1904-1994), 1936年左右, 画布油彩,八扇屏, 173×372厘米。该作品为韩国第一代女性 画家白南舜创作的一幅大 型画作,她曾在日本和巴 黎学习过西方画。作品让 人同时联想到西方的伊甸 园与东方的世外桃源,给 人一种东西方理想国相互 融合之感。有评价指出, 作品体现了画家一直在思 考如何将东西方的绘画题 材和技法相互融合与变 形。白南舜的丈夫任用琏(1901-?)也是一位画 家,在朝鲜战争中失踪。1964年,白南舜携子女移 居美国,之后的创作活动 在韩国国内鲜为人知。

focus4.jpg

《抓石子儿》, 张旭镇(1917-1990), 1938年,画布油彩, 65×80.5厘米。张旭镇是韩国近现代美术 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画 作通常是将房子、树木、 鸟等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 的朴实素材加以简化,赋 予其童话色彩。张旭镇就 读于首尔养正高中时,以 这幅作品参加了《朝鲜日 报》社举办的美术作品征 集展,一举夺魁,这也 是他具有代表性的初期 作品。这幅画虽然省去了 细节描写,但构图十分精 巧,属于张旭镇形成自身 独特画风之前的早期作 品,因而具有重要的意 义。

在此次参展作品中,白南舜(1904-1994)的 《乐园》、张旭镇(1917-1990)的《抓石子儿》、 金焕基(1913-1974)的《山中回响》等作品备受瞩 目。《乐园》是一幅油画,却采用韩国传统的八扇屏 形式,完美地展现了东西方美术在形式上的结合。在 迄今为止发现的白南舜作品当中,这几乎是唯一一幅 大型作品。张旭镇鼎盛期的作品特点是简约童真,他 20岁时参加报社举办的美术征集展,以一幅《抓石子 儿》获奖。这幅作品与他鼎盛时期的作品风格不同, 显现出写实主义风俗画风格,是极其珍贵的早期作 品,因而受到关注。金焕基自1963年至1974年离世之 前,一直在纽约进行创作。他在逝世前一年,即1973 年创作的点画系列《山中回响》近期无论在韩国国 内,还是在纽约、香港等地的拍卖会上,都一度达成 数百万美元的成交价,由此引发轰动,不失为画家全 盛时期的代表作。

 

focus6.jpg

《结构》, 李应鲁(1904-1989), 1971年,布面设色, 230×145厘米。李应鲁超越不同的绘画 体裁与题材的实验精 神,被评价为开拓了韩 国美术的新视界。他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创 作的《文字抽象》系列 体现了这种造型实验。他的初期作品偏向抒 情,但该作品不同,文 字组合更加立体抽象。

focus7.jpg

《作品》, 刘永国(1916-2002), 1974年,画布油彩, 136×136.5厘米。刘永国自2 0 世纪6 0 年代 初就一直发表以“山”为 主题的作品。在他看来, 山既是承载神秘和崇高的 大自然之美的原型,同时 也是表现形态与色感等绘 画元素的媒介。该作品是 他绘画生涯的转型之作, 之前的作品大多偏向绝对 抽象,而这幅作品表现的 形态与色感较为纵情奔 放。

观展热潮
李健熙家人此次捐赠的藏品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 关注,两个展览的参观情况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大众 对韩国首富私人藏品充满好奇,再加上近年来国民收 入提高大大刺激了文化消费,使得这两个展览成为了 艺术界的热门话题。

值得一提的是,平时对美术并不十分关注的普通 市民,尤其是年轻人也走进了美术馆与博物馆,这很 大程度上是因为一向喜欢观看展览的防弹少年团队长 RM以及一些深受年轻人热捧的知名艺人都来参观。考 虑到新冠疫情,两个展览均实行预约制,严格控制观 展人数,因而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情况,甚至一度出现 了黄牛票。

看美展这种文化体验在韩国始于1922年,迄今 不过一个世纪的时间。当时举办的朝鲜美术展览类似 于欧洲的沙龙形式,从那以后,大众才开始走进展览 馆。参观美展曾经一度被视为一种特殊活动,要求参 观者具有深厚的文化修养。近年来,这样的社会认识 逐渐发生转变,在年轻人看来,在展览馆或者附近的 便利设施享受闲暇时光是十分平常的事情。如今,李 健熙藏品揭开神秘面纱,无疑对这种社会风潮起到了 推动作用。(李民译)

focus8.jpg

《黄色散步路》, 千镜子(1924-2015), 1983年,纸本设色, 96.7×76厘米。千镜子喜欢画花和女性, 利用东方传统颜料与纸张 特性,在画面上呈现梦幻 之感。该作品以自己的大 儿媳为模特,展现了她以 华美色感与文学抒情为基 础构建的独特画风。



河桂勋 美术评论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