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2 WINTER

追求艺术完成度的韩剧导演们

韩剧取得飞跃性发展是有着诸多因素的,其中最不容忽视的就是导演的执导能力。他们不再局限于复刻剧本内容,而是通过各自敏锐的视角和细致的表达来不断提高作品的完成度,使其更具感染力。

(左起)
《地狱公使》导演延尚昊、《僵尸校园》导演李在奎、《甜蜜家园》导演李应福、《鱿鱼游戏》导演黄东赫
© 网飞



在韩国,人们普遍认为电视剧的核心是编剧。一般说来,人们问“这部电视剧是谁的作品?”是在问编剧,而不是导演是谁。观众看到新播出的电视剧内容不错,也会去网上搜剧本是谁写的。

当然,电视剧导演也不是完全没有存在感。比如开韩流之先河的长剧《大长今》(2003-2004),导演李丙勋就是一个只听名字就能让观众产生无限期待的明星级导演。但是,那个年代电视剧制作规模比较小,导演的主要职责就是在有限的预算与时间内,与一起工作的演员和编剧进行有效的沟通。但最近十年来,电视剧制作规模变大,导演的作用与地位也迎来了新的变化。


制作规模与类型多样化

2000年代初,韩剧进入中国、日本、东南亚等地。随着海外市场的扩大,电视剧制作规模也随之升级。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韩国广播公司2(KBS2)的《太阳的后裔》(2016),由内容媒体集团NEW制作。以往电视剧的制作都是以电视台为中心,但这部剧不同以往,采用了全新的模式——由制作公司主导从策划到版权销售,再到音乐销售的全过程。这部剧的制作经费高达130亿韩元,在当时属于大手笔,而且是先期完成全部制作,然后在韩国与中国同时播出。该剧在韩国收获了高于30%的超高收视率,在中国的著名播放平台爱奇艺上,每集的播放量也接近2亿次,轰动一时。

随着制作规模的扩大,类型也自然而然变得多样化了。以前,大制作电视剧难度太大,根本没人愿意写剧本。制作经费得到保障之后,编剧的想象力开始大爆发。因《太阳的后裔》大获好评的编剧金银淑又接连推出了奇幻剧《孤单又灿烂的神:鬼怪》(2016-2017)以及《阳光先生》(2018)这种历史大片。

类型的多样化、规模的升级推动了电视剧导演对完美表现力的追求。前面提到的三部作品都是编剧金银淑与导演李应福合作完成的。在这一过程中,李应福的细致执导能力也得到普遍认可,迅速成为业界之星。他还挑战韩国观众极不熟悉的怪兽类型,在网飞推出原创系列剧《甜蜜家园》(2020)。



《甜蜜家园》拍摄现场。稳定的制作经费成为电视 剧导演进行大胆尝试的催化剂。以表现力细腻而著称的李应福导演就是典型 的代表,他在韩国率先尝试了为数不多的怪兽惊悚题材。
© 网飞

电影级别的制作

此前,韩国的电影导演普遍认为执导电视剧仅仅是对剧本的再现,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制作时间紧迫导致工作强度高也让他们对电视剧避而远之。但是一个叫OTT的平台出现了,采用电视剧先制作再播放的制度,于是电影导演纷纷转战电视剧市场。新冠疫情期间,电影院放映电影受到限制,这也加快了电影人流向电视剧的速度。

扮演医女的裴斗娜在《王国》第一季的拍摄现场。这部电视剧的导演金成勋灵活利用朝鲜王朝时期的自然环境打造出崭新的僵尸剧视觉效果。
© 网飞

《毒枭圣徒》拍摄现场,导演尹钟彬(中)正在给几名演员说戏。该剧是他执导的首部电视剧,全方位地展现了他的技术水准。尹钟彬拍出多部优质电影,他一直在观察和思索某一特定人物是如何被此前格格不入的世界秩序同化的。
© 网飞



很多韩剧通过网飞这个渠道得到全世界的关注,其中相当一部分是电影导演的作品。比如《王国》(2019-2021),其导演金成勋就是2006年以喜剧电影出道的。他的惊悚电影《走到尽头》(2014)曾应邀参加第6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周展映,灾难片《隧道》(2016)也曾应邀参加不少国际电影节。黄东赫2022年凭借《鱿鱼游戏》(2021)荣获艾美奖最佳导演奖,他早前执导的电影《奇怪的她》(2014)后来被多个国家翻拍,他的另一部电影、历史片《南汉山城》(2017)也曾在韩国国内和国际多个电影节上获奖。还有2022年9月开播的《毒枭圣徒》,导演尹钟彬也曾凭借《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2012)、《特工》(2018)等优秀作品在几个有影响力的电影节上荣获最佳导演奖。



《地狱公使》拍摄现场,导演延尚昊(右)正在给演员刘亚仁说戏。延尚昊的大学专业是西洋画,目前已经成为活跃在漫画、网漫、电影、电视剧等多个领域的导演兼编剧。
© 网飞

《僵尸校园》导演李在奎正在给演员朴持厚说戏。李在奎在这部剧中投入大量心血,打造出灾难来临时学校这个空间被扭曲、发生变异的效果。例如,他特意让剧中的学生都穿上绿色的校服,就是为了与喋血教室形成强烈的对比。
© 网飞



之前到底是拍电视剧的还是拍电影的,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这两个领域的制作人员可以通用,其界限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导演延尚昊就是体现这种变化趋势的代表性人物。他原本是动画导演,2016年推出电影《釜山行》并大获成功。2021年,他又执导了网飞原创系列剧《地狱公使》,被外媒称为“黑暗奇幻剧”或者“奇幻恐怖剧”,极受关注。自此,他成为活跃在动画、电影、电视剧领域的“三栖导演兼编剧”。
另一部网飞原创系列剧《僵尸校园》(2022)让世人注意到其导演李在奎,他也是电视剧导演出身,也曾拍过热映的电影。他的电视剧处女作——《朝鲜女警——茶母》(2003)曾掀起收视热潮,以至于当年出现一个流行词“茶母废人”,专指那些沉迷于这部剧的人。

细节与专业性

在韩国,电视剧的复兴要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爱情剧、家庭剧、历史剧是当时的主要类型。但是进入21世纪,人们通过网络或有线电视接触到类型多样的外国电视剧,这极大提升了他们作为观众的眼界。相对于韩国本土电视剧,很多人更喜爱看外国电视剧,这就要求韩剧必须探索新的道路

安判硕导演将日本作家山崎丰子的小说改编成同名电视剧《白色巨塔》(2007),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白色巨塔》是一部医疗剧,将手术的场景直接呈现到观众面前,其细节之专业让人叹服,虽然没有浪漫的爱情故事,也没有新鲜元素,还是强烈地抓住了观众的心。在这部电视剧的影响下,以医生、律师、刑警等特殊职业为主角的电视剧喷涌而出。导演也不再局限于忠实地复刻剧本,而是追求更高一层的艺术完美。
最切实反映这种变化的就是金湲锡。21世纪初期,他的作品大多为独幕话剧,2010年后,他开始把目光投向爱情小说以及网络漫画改编剧,推出《成均馆绯闻》(2010)、《未生》(2014),这类作品完美展现了他独特的细节把控力和敏锐的洞察力。惊悚加奇幻色彩的作品《信号》(2016)又引入了复古风格,《我的大叔》(2018)用影像再现了首尔深夜街头所特有的情调。《阿斯达年代记》(2019)用非凡的想象力穿越时空,再现了史前时代的故事,这是此前的历史剧从未触碰过的时代。人们普遍认为,他导演的每一部作品都是韩剧向一个崭新领域所发起的挑战。
在类型片方面,当然不能不提大名鼎鼎的刘仁植。他擅长演绎韩国特有的情绪与色彩,他的最新作品《非常律师禹英禑》(2022)引起全球关注。之所以能够不断出现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佳作,要得益于众多电视剧导演此前作出的各种尝试,这些已经为此打下了坚实基础。



《非常律师禹英禑》拍摄现场,导演刘仁植正在给演员朴恩斌说戏。刘仁植2003年入行,他导演的大部分电视剧都成为收视热门,这部剧让他的导演实力再次得到普遍认可。
© ASTORY



韩剧导演认为演技指导的重要性不亚于场面调度等摄影指导。演员之所以能够在电视剧中展现个人魅力,其原因就在于他们与作品中的角色产生了协同效应。导演通过对演员演技的指导将这种效应无限放大。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努力,演员出众的演技成为韩剧风行世界的一个重要原因。由此看来,2022年的艾美奖将最佳导演奖颁发给黄东赫、最佳男主角奖颁发给李政宰绝非偶然。这又一次证明,韩剧的竞争力就体现在导演执导能力与演员演技所产生的协同效应上。(王萌译)



郑德贤大众文化评论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