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1 AUTUMN

让世人刮目相看的韩文

韩国文创内容、韩语和韩文

以防弹少年团为代表的韩国流行音乐、奉俊昊导演的电影《寄生虫》、网飞原创系列《王国》等韩国文创内容,正在吸引全世界的关注。这种前所未有的现象现在扩展到了韩语和韩文。

fea1_1.jpg

世宗学堂是在韩国以外地区开设的韩国语和韩国文化教育机构。世宗学堂的学生们举着自己写下的最喜欢的韩文词语来庆祝2020年“韩文节”。截至2021年,韩国政府已在82个国家开设了234家世宗学堂。
ⓒ 世宗学堂财团

仅在几年前,能说一口流利韩语的外国人还很少。所以,JTBC电视台在2014年到2017年播出的电视综艺节目《非首脑会谈》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惊喜。节目里,那些居住在韩国的世界各地的外国人用熟练的韩语就特定主题展开热烈的讨论,这样的情景让人感到非常神奇。但是,如今有很多外国人的韩语说得甚至比韩国人还地道,他们经常在一些电视节目里展示自己的口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表示,学习韩语并定居在韩国的原因是感受到了韩国文创内容的魅力。

20世纪90年代,韩剧进入中国和东南亚,引发了“韩流”热潮。21世纪初,描绘初恋永恒之美的《冬季恋歌》在日本大受欢迎。接着,从2010年代开始,韩国流行音乐在亚洲、美国、南美、欧洲形成了稳定的粉丝群,世界各地对韩国文创内容的兴趣也越来越大。值得注意的是,世界各国民众在接触韩剧台词和歌曲歌词的过程中,自然而然地便对韩文和韩语产生了兴趣。

随着韩国文创内容的流行,世界对韩文和韩语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这不仅仅是内容的成功,也体现了正在变化的全球社会的一种形态。

fea1_2.jpeg

2019年,在曼谷冲击竞技场和冲击会展中心举行的“KCON 2019 泰国”上,当地粉丝们正在学唱韩国流行歌曲,学跳舞蹈。KCON(韩国文化推广网)是娱乐公司希杰娱乐从2012年开始主办的韩国流行音乐庆典,每年在韩国以外的多个地区举办。
ⓒ 希杰娱乐

KCON风景
KCON(韩国文化推广网)是娱乐企业希杰娱乐从2012年开始主办的韩国流行文化庆典,每年在海外多个地区举行。该庆典不仅涵盖了流行音乐演出,也涉及电视剧、电影、信息产业、时装、美容等多个领域的商品,全方位展示韩国文化。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的2019年10月,庆典活动在曼谷举行,两天内足足有4.5万多名当地粉丝蜂拥而至。喜欢韩国流行文化和偶像组合的海外粉丝对烧酒、方便面、化妆品等韩国产品也很感兴趣。所以,陈列商品的展台前经常排起长队,当偶像们开始表演的时候,也常会出现观众三五成群地跳舞并用韩语跟唱的情景。

在活动现场,吸引视线的场景不止于此,还有满墙的粉丝们亲手写的声援词,其中还有用韩文写的“我爱你”“加油”“太棒了”等口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演唱会由偶像组合2PM的泰国成员尼坤担任特邀主持人,他交替使用泰语和韩语主持节目,有不少泰国观众不需要翻译就听懂了他所说的韩语内容,他们即时回应以笑声和欢呼。

在泰国,韩国流行音乐成为韩语学习热潮的催化剂。据悉,那里的国立、公立中学自2010年以后,将韩语列为必修科目,目前有超过4万名中学生正在学习韩语。另外,自2018年的高考开始,韩语成为第二外语选修科目,这使得学生们的学习热情进一步高涨

防弹少年团和阿米
在全世界拥有强大粉丝团的防弹少年团是传播韩文和韩语的一等功臣,对此应该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2012年,PSY(鸟叔)的《江南style》是当年流行音乐界最热门的歌曲。不仅在韩国国内,在全世界人们都跟唱着这首歌,从普通人到当红明星都高喊“哥哥是江南style”。但是,真正了解歌词含义的人并不多。与之形成对照的是,防弹少年团最近凭借新歌《黄油》和《允许跳舞》,在美国公告牌100强单曲榜上创下了连续8周排名第一的记录(截至2021年7月26日),而他们此前的大部分歌曲都是用韩语演唱的,这促使那些想要准确了解歌曲信息的粉丝开始主动学习韩语。2018年,防弹少年团在美国纽约花旗球场演出,有粉丝挂出了“谢谢你们告诉我如何爱自己”的韩文助威口号,这可以说是上述现象的象征性体现。借助阿米(防弹少年团的粉丝专用名)的爆发性影响力,现在已经有人开始用韩文向国际社会求助。

去年,一些反对本国和阿塞拜疆之间发生武力冲突的亚美尼亚少女拿着写有“渴望和平”的韩文牌子拍照并上传到社交媒体。今年年初,在缅甸,一些反对冲突和战乱的韩国流行音乐粉丝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用韩文写下的字句——“请帮帮我们”。

fea1_3.jpeg

2019年,在曼谷冲击竞技场和冲击会展中心举行的“KCON 2019 泰国”上,当地粉丝在写有韩国流行音乐艺人应援信息的墙壁前合影。
ⓒ 希杰娱乐

全球文化共同体
韩语在全球获得关注和接受,韩国流行音乐当然功不可没。除了音乐之外,韩语词通过其他体裁或媒体广为人知的情况也并不少见。“吃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随着在优兔上介绍韩国饮食的视频在海外人气飙升,意为“吃东西直播”的韩语词“Muckbang”干脆成了一个固定的名词。随着韩剧在网飞等全球平台上播放,其中所展现的韩国社会和文化独特的方面也借助韩语词被全球观众认识和理解。例如,总是以自己的经验和知识为绝对标准,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年轻一代的长者——“Kkondae(老顽固)”;妇女因为压抑、无处发泄而造成的情绪失调——“hwabyeong(火病)”;背孩子用的传统育儿用品——“Podaegi(背带布)”等。这些词语都成为解释韩国文化某一方面的媒介。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首先是因为内容本身具有趣味和影响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社交媒体等全球网络不仅对韩国文化起到推广的作用,也成为展现此前被低估、被冷落的世界各地多样文化魅力的窗口。特别是优兔等全球数字平台提供了决定性的重要环境。随着全球网络的普及,很多人拥有了超越国家和语言的全球文化共同体意识,产生了想要理解不同文化的欲望。对韩文的关注正是从这里开始并逐渐扩散的。

因此,在全球网络中登场的特定人物或内容所具有的魅力,比以往具有更深远的意义。为纪念韩文日,曼联足球俱乐部曾在俱乐部官方社交媒体上传过内容为“祝贺韩文日”的韩文信息,这要归功于朴智星的个人魅力。

凭借《寄生虫》豪夺奥斯卡四个奖项的奉俊昊导演曾在此前获得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时发表过下述获奖感言。

“字幕屏障……根本就不是屏障,只要能跨越这1英寸左右的屏障,大家就能欣赏到更多的电影。我们只使用一种语言,那就是电影。”

正如奉俊昊所言,在全球舞台上,语言不再是屏障。随着韩国文创内容的流行,世界对韩文和韩语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这不仅仅是内容的成功,也体现了正在变化的全球社会的一种形态。同时,这种现象也意味着韩国文创内容今后要更加符合人类的普遍感受力与价值观。韩语和韩文为丰富人类文化作出积极贡献的机会已经到来。(孙鹤云译)

郑德贤 大众文化评论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