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Interview

2022 SUMMER

新颖愉快又稳重的视线

小说家尹高恩2003年步入文坛,至今已出版4本小说集和4部长篇小说。人们评价她构思、隐喻和讽刺独特新颖,突显出杰出的洞察力。她去年获得英国推理作家协会主办的“匕首奖”翻译推理小说类大奖,很好地验证了这一评价。她还是一名电台主持人,在录音棚所在地——京畿道一山的一家咖啡馆,我见到了她。

尹高恩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夜行者》是一部讽刺资本主义社会的作品,去年获得英国推理作家协会主办的“匕首奖”翻译推理小说类大奖。
© 尹高恩

尹高恩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夜行者》描写的是一些通过游览因灾难而变为废墟的地方来确认自身安全的人,以此讽刺资本主义社会的冷漠。该小说2013年出版,去年获得英国推理作家协会主办的“匕首奖”翻译推理小说类大奖。尹高恩是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亚洲作家。英国推理作家协会的评语如下:“这是一部来自韩国的生态惊悚小说,非常有趣,它以辛辣的幽默揭露了过度发展的资本主义危险。”

尹高恩1980年出生,2003年在就读东国大学期间,她就获得了大山文化财团颁发给大学生的文学奖。之后,她凭借第一部长篇小说《无重力症候群》(2008)获得韩民族文学奖,正式开启了她的创作活动。她的作品大多通过新颖巧妙的设定和有趣的人物来尖锐讽刺资本主义社会不安的日常生活。

 

您在新冠疫情期间以灾难旅行的题材获奖,您是如何获得灵感的呢?
大约10年前我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发生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蔓延以及注射疫苗的情况。当时,我对“黑色旅行”很感兴趣,没有全世界性的自然灾害,也罕有恐怖主义或地区冲突。无论何种灾难,大多都是自己承担。

我动手写这部小说的时候,看到了日本东部大地震引发海啸的新闻,感觉“灾难”总在跟我搭话。于是我就梳理了灾难旅行者的心理,找到了故事的线索,即:从震撼到同情、怜悯或不适,还有对自己生活的感激、责任感与教训,或者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下来的优越感。

有人认为灾难旅行本身就是一个体现资本主义秩序与规则的剧本,您是如何看待这一视角的?
是这样的。从处女作到现在,这种“人总会沦落为资本主义的零部件”的认知一直伴随着我。我好像是一个重要的人,但实际上可有可无,就如同牙刷或水杯一样,是可以被替换的。这明显具有资本主义世界的属性。

在海外,这部小说被评价和归类为“女权主义生态惊悚小说”,对此您有何感想?
这很有意思。我原本就不喜欢纯文学、类型文学这样的分类,也不太喜欢使用这类词语。我认为这种分类本身没有什么意义。我在创作的时候,不会在意是什么类型。在作品发表以后,也不在乎被归入哪一类。

您认为这部作品的哪些方面获得了热烈的反响?
有些读者好像从小说中感受到了资本主义的残酷枷锁,有些读者好像感受到了跟奈飞(Netflix)原创电视连续剧《鱿鱼游戏》相似的思路。每个人都在努力做自己分内的事情,但却无法阻止危机发生——我想,可能就是这种恐惧感引起了最大共鸣吧。现在,这种恐惧感大概比10年前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更强了。

包括电影、电视剧、小说在内,如果在韩国原创内容的叙事中寻找共同点的话,那会是什么呢?
我觉得关键词应该是“生存”。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比起那些在各自生活中被认为最重要的价值,人们更焦虑的是怎样不被这个社会抛弃或孤立,怎样发挥自己的作用活下去。从这一点来看,无论是《鱿鱼游戏》还是获得奥斯卡奖的《寄生虫》以及我的作品,都带有黑色喜剧风格。

2021年发表的长篇小说《图书馆走秀》(左)与2019年出版的第四部小说集《如果蓝色星球上也有平壤》
© 现代文学、文学村

在去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图书馆走秀》中,核心场景是一对男女在悠闲漫步在图书馆书架之间的过程中相遇。您把图书馆设定为故事背景的原因是什么呢?
去图书馆徜徉在书架之间的心情特别好。我有种被无数本书注视着走秀的感觉。这些书合上的时候体积很小,可是一旦打开,你会发现里面包含着无数的想法。一想到他们在注视着我,我立刻觉得自己俨然成了一个很棒的模特。

这部作品采用“安心结婚保险”这一创意来探索这个时代的结婚条件。您想表达什么?
我在小说中对“本可以各自生存的两个人却非要一起生活,一起走下去”这种行为的核心是什么进行了探索。通过婚姻支撑社会的说辞太冠冕堂皇了,婚姻的核心是两个人一起去冒险。必须要形成一种氛围,让两个人可以自由选择把哪些元素作为“冒险”的条件。

您的小说都具有以出其不意的想象力为支撑的特点。通过那些有趣的设定,您最终想表达什么呢?
应该是“不安的结构”吧,它在窥视着焦虑不安的我们的脚底。虽说能引发好奇心的新鲜创意是我感兴趣的,但事实上我想强调的却不是那些华丽和有趣的部分。现在貌似地面在稳稳地支撑着我们,但实际上它会随时消失,这便是属于我的那部分世界。我可以用一本正经的口气表达这个想法,但既然这是我的作品,索性就披上了我自己的风格。

最近您还与多位作家共同出版了以旅行为主题的小说集。您经常去旅行吗?
我属于即便时间很短也要经常去旅行的那种人。旅行本身固然不错,但我也喜欢制定计划。特别是选择住处,这是我最喜欢的。我搜索过太多的网站,以至于只要在某个地方环顾一下酒店,里面的结构就能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在短篇小说《如果蓝色星球上也有平壤》中也出现过预订住所的突发事件。

 

旅行对小说有影响吗?
影响很大。不一定非得是出国旅行或者是去国内其他地方旅行,哪怕是去旁边的小区也能看到一些东西。看到某种新鲜东西,而不是经常看到的人行横道和招牌,这本身就是一种刺激。但确实是旅行目的地越远,越会感觉陌生,越危险,因此受到刺激的机会也就越多。

您每天在教育广播公司频道以电台主持人身份进行直播,这对您写小说有帮助吗?
这是个介绍图书的节目,所以可以接触到各种领域的图书,感觉很好。能不受个人喜好的限制广泛接触各种图书,也能受到意想不到的刺激,这一点跟旅行相似。我可以通过实时回帖与听众进行交流。感觉录音棚就像宇宙空间站一样。关上双重门,一个人呆在里面,有种音乐在流淌、电波在宇宙中飘荡的感觉。

现在您在写什么小说?
目前我正在一本杂志上连载一部名为《燃烧的作品》的小说。主人公是一个画家,他在一个基金会的资助下搞创作,而那个基金会的理事长是一条名为“罗伯特”的小狗。罗伯特是一条极富艺术性的天才小狗,还继承了百万富翁的遗产。在这条小狗批评人类徒有其表的过程中,讲述一个真艺术与假艺术的故事。我设计了一个以狗为甲方、以人为乙方的合同,试图针对关于艺术的观念和结构进行讽刺。计划明年上半年出版。

您想对海外读者说点什么吗?
有些人会在照片墙之类的地方发表评论或通过添加主题标签选择我,也有直接向我提问的人。有些人还会把插在小区书店里的书拍照片发给我。能这样直接沟通真是太好了。希望他们能常常这样跟我搭话。(金粉红译)

曹龙镐 《UPI新闻》文学记者
许东旭 摄影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