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2021 WINTER

永不凋零的花

用天然染料浸染高丽纸后制作而成的纸花,由于制作 时间长、费用高而逐渐被鲜花取代。纸花是一种艰难 传承至今的传统工艺。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学习纸花 工艺的僧人石龙师父,一直在为复兴和普及用于佛教 仪式的传统纸花艺术而不断努力着。

guard1.jpg

图为将高丽纸用蒿染色后 运用捏褶皱技法制作的莲 花花蕾。传统纸花的制作 过程是,先将高丽纸用天 然染料染色,之后适当浸 湿,然后再运用捏、折、 卷、拉四种技法进行精工 细作。其中,使用尖刀整 齐压出细褶的技法最难。

过去,纸花广泛用于佛教和萨满教的 各种仪式,宫廷典仪也会使用纸花 进行装饰,以表达对太平盛世的向往。此 外,民间的婚丧嫁娶等重要仪式也会使用 纸花。而如今,寒冬腊月也可在塑料大棚 内大量种植鲜花,纸花因此逐渐被鲜花代 替。但即便如此,佛教的一些大型仪式仍 旧使用纸花。

这是因为佛教认为花具有重要的象 征意义。释迦牟尼曾手持莲花向迦叶尊者 传授佛法,很多佛教经典也用花去比喻大 彻大悟的境地。韩语中“庄严”一词在生 活中意为“宏大严肃”,在佛教里则意为 “为供奉佛祖而用花装饰道场”。寺庙里 制作纸花也是源于折花便是杀生这一传统 思想。

我们身边就有这样一位僧人,他将这种“宏大严肃”的纸花制作视为修行, 四十年如一日,从未懈怠。在2008年首次 举办纸花展之后,他更是坚持不懈地向大 众普及纸花工艺。他就是凭借精湛的技艺 和令人叹服的努力而于2017年被指定为京 畿道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石龙师父。

天然染色
每一位初次看到纸花的人都会不由 地发出惊叹,因为那美轮美奂的色彩和精 巧的做工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手工制作如 此美物,必然需要艰辛劳作和长久耐力。石龙师父之所以把制作纸花看成是一种修 行,就是因为纸花制作的过程极为不易, 从准备材料到一朵纸花彻底完工需要花费 足足一年的时间。首先要用各种天然染料 将高丽纸染色,然后再捏出花瓣的褶皱, 做出花瓣的形状,再用竹条做成花茎,每 一步都需要精工细做。

guard2.jpg

石龙师父正在用褶皱纸制 作牡丹花。40年来,他 一直专注于还原传统纸花 的形态和传承传统纸花制 作。2017年,他凭借精湛 的技艺和不懈的努力被指 定为京畿道非物质文化遗 产传承人。

制作浆糊也需要六个月以上的时间。首先将全麦或糯米浸泡于水中,泡到起沫 时将水倒掉,再换上新水接着泡。这样的 过程反反复复持续3-6个月,直至谷物成分 全部消失,只剩下黏性成分。之后再重复 一遍同样的过程,做出的浆糊才能保证纸 花不被虫蛀。

“2009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 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佛教仪式‘灵山 斋’一般举行3-5天,但我基本上是从一年 半之前就开始准备做纸花了。每当仪式结 束,看着那些纸花被焚烧的时候,我总是 想这是最后一次了,再也不做了,但之后 又会为下一次仪式做准备。”

制作纸花的第一步就是染色 。为了给花瓣上色,石龙师父往往提前一年开始 采集原料、晾干。蓝色用蓼蓝、红色用苏 木、黄色用栀子果、绿色用蒿、紫色用紫 葛和紫草来提取,淡黄色和鲜红色则分别 从洋葱和红花中提取。最花费工夫的就是 蓼蓝和红花。蓼蓝染色是另一项重要的非 物质文化遗产,发酵和提取过程相当复 杂。从红花中提取染料也非易事。但无论 是染哪一种颜色,要想获得理想的染色效 果,都需要多次重复将纸浸泡于染料后拿 出晾干的过程。只有经过这样复杂艰辛的 过程,才能制作出如鲜花般栩栩如生的纸 花来。

“如果需要,也会在其他季节染色。但通常都是在春季来做,因为三四月份纸 很容易晾干。”

浸湿和捏褶皱
石龙师父认为,纸花制作过程中最为 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在制作花瓣前调整好 高丽纸的干湿状态。因为纸张过于干燥, 花瓣褶皱就容易散开;而纸张过于潮湿, 又不易捏出褶皱。他将这一过程称为“浸 湿”。这一过程看似简单,但却需要一种 历经磨练获得的“指尖的感觉”。将毛巾 浸湿拧干铺平,把高丽纸放在上面,上面 再平铺一块浸湿拧干的毛巾,再在上面放 高丽纸,如此层层叠放,再用塑料包好, 放在温暖的房间里,静候一两个小时。这 时用手摸一摸,就可以判断纸张的状态是 否可以捏出褶皱。只有用这种含有适量水 分的高丽纸来做纸花,才能保证10年乃至 20年都不变形。

“下雨天不能做纸花。非做不可的 话,就烧一烧火,降低房间的湿度。炎热 的夏天,也不能随便开风扇,怕纸变得太 干。因为高丽纸对湿度特别敏感。摸上 去感觉有些发硬,那就是比较合适的状态 了。”

石龙师父做的最多的是用来装饰佛坛 的牡丹、芍药、菊花、莲花。民间一般认 为牡丹和芍药代表富贵荣华,但佛教则视 二者为佛心的象征,把这两种花置于佛坛 最上端。佛坛中间放置菊花和大丽花,下 边则放置莲花。

制作花瓣,需要先把纸做出褶皱来, 具体有捏、折、卷、拉四种技法。其中, 用尖刀压出细褶的技法最难。这是一项相 当苛刻的工艺,稍微用力过猛,高丽纸就 会被割破,所以必须全神贯注。

“有一次,一位来观展的人问这种带 褶的纸哪里可以买得到。如果我是用简单 偷懒的方法去做纸花的话,绝对不可能做 出那种自然界鲜花的感觉。捏褶皱捏得时 间长了,手指头每个关节都会疼,但我是 抱着修行的心态来重复每一道程序的。”

guard3.jpg

纸花制作过程中使用的各 种刀具、锥子和锤子。锤 子和鱼形刀用来修剪制作 花茎用的竹条和荆条,锥 子主要是在制作菊花时用 以固定花瓣。

传统纸花的还原
据说纸花可以保存千年,但实际上极 少有纸花保留至今。仪式结束后,纸花往 往都会被焚烧,所以传统纸花的实际模样 只能通过文献或图画流传下来。更令人遗 憾的是,没有任何有关纸花制作方法的文 献记录。20世纪80年代初期,石龙师父师 从在天台宗本部——忠清北道丹阳救仁寺 修行的春光师父,学到了几种由寺庙勉强 传承下来的纸花制作方法。

石龙师父自此步入纸花工艺的殿堂, 为了还原已经消失的传统纸花,他踏遍韩 国各地,走访了硕果仅存的几位纸花匠 人。同时,他还借鉴了高丽王朝和朝鲜王 朝时期史料中出现的纸花模样。纸花最常 出现在佛画中,其中尤数祈祷被打入地狱 的灵魂往生极乐世界的甘露图里的纸花描 绘得最为逼真,他便以此为基础,还原了 一些传统纸花。他说,据说传统纸花有60多种,而现在已还原的只有25种,找到其 余的纸花形态是上天赋予他的使命。

在他搜集的资料中有一本记载100多年 前旧时代面貌的书,石龙师父将其视如珍 宝,就因为其中的一张黑白照片。

guard4.jpg

展现象征佛界的莲华藏世 界的纸花作品。为了形象 生动地再现莲花,石龙师 父曾用四天三夜的时间观 察莲花开放和凋落的过 程。

guard5.jpg

《扇形荚蒾花束》,220×180厘米。 扇形花束是一种用于装饰 佛教道场的纸花,花朵自 下而上逐渐增多,如同扇 形。荚蒾花形似布满发髻 的佛头,多种植于寺庙庭 院内。

“2000年代中期那会儿,我在丹麦哥 本哈根的天台宗寺庙高光寺做住持。当时 我去了一趟瑞典,在当地的一家书店里偶 然发现了记者安德森·格雷布斯特写的朝鲜 游记《我与朝鲜》(1912),我从书里面 的一张照片中看到了褶皱纸牡丹花,别提 有多兴奋了。”

石龙师父一直都在为向海外介绍韩国 传统纸花做着积极的努力。他曾在丹麦、 加拿大、日本、比利时、美国等多个国家 举办过纸花展览。2014年6月,他在美国马 里兰州查尔斯县举办的第22届查尔斯县艺 术节上推出纸花制作体验展台,在当地引 起了很大的反响。2017年7月,在韩美文化 艺术财团主办的题为“韩国艺术与灵魂” 的第12届华盛顿韩美文化节上,他展出了 30余件纸花作品。其中,高达2米、华丽宏 大的扇形花束(一种插满纸花的饰物)和 用250余朵纸花制作的陀螺形花束备受瞩 目。

“当时,查尔斯县的最高负责人行政 委员会主席彼得·墨菲向我走来,他跟我说 他非常受感动,还把别在他衣领上的县城 徽章别在了我的僧袍上。现场的记者都很 吃惊。”

如今,石龙师父在京畿道利川市租 了一栋楼作为纸花制作工坊。因为被指定 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得以有机会 招收弟子,培养人才,算是有了最基本的 条件,但纸花工艺的发展环境依旧十分恶 劣。他这样吐露心声:“希望能有一个稳 定的地方,让我能够专心做纸花,也让更 多的人能够学习纸花制作技法。”(南燕 译)

guard6.jpg

《陀螺形褶皱纸牡丹花束》, 200×85厘米。用捏褶皱技法制作牡丹纸花,将其插入花瓶,制成陀螺形状。作品生动地再现了收藏于日本乐库县药仙寺的甘露挂轴中的纸花。这幅挂轴创作于1589年,时值朝鲜王朝中期,是现存历史最久的甘露挂轴。

李涏垠手工艺品牌“彩律”总裁
安洪范摄影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