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Features

2022 SUMMER

见证韩国近代史浮沉的酒店

19世纪后期,在开埠地仁川出现了最早的西式酒店。此后,以首尔贞洞地区为中心,西式酒店开始陆续出现。当时的酒店虽说是接受和传播西方文化的空间,但同时也是见证韩国近代史种种屈辱的历史现场。

 

作为近代设施,酒店在韩国最早出现在开埠后的仁川。到达开埠地仁川的外交官、传教士、商人、游客等外国人在进入首尔之前,首先要在仁川寻找可以暂住几天的住宿设施。建于仁川开埠之初的大佛酒店是日本人堀久太郎经营的韩国第一家西式酒店。这家酒家紧邻日本第一银行仁川分行,是一栋三层规模的西式建筑,当时大部分外国游客都会选择住在这里。


 

在大佛酒店旧址上建造、再现当时面貌的展览馆内部。大佛酒店是在开埠港仁川建立的韩国首家西式酒店,初期兴盛一时,但后来逐渐衰落,最终在20世纪70年代末被拆除。为纪念其历史价值,2018年展览馆开馆,目前由仁川中区文化财团运营。
© 仁川中区文化财团

开埠地酒店
据记载,培材学堂创办人美国传教士亨利•阿彭泽勒1885年抵达朝鲜时就下榻大佛酒店。大佛酒店紧邻由曾在美国公使馆当差的中国人怡泰经营的洲际酒店,1894年游历朝鲜的英国旅行家毕晓普女士曾在这里留宿。

随着1899年连接仁川和首尔的京仁铁路开通,仁川的酒店逐渐衰落。因为来朝鲜的外国人大部分以首尔为目的地,他们不会住在仁川,而是直接乘坐火车去首尔。京仁线全线贯通后,在其位于首尔都城的终点——西大门车站前,英国人恩伯利创建车站酒店并于1901年开业。西大门同时也是1899年5月开通、从横穿首尔市中心的钟路开往清凉里的电车的始发站,因此很多来到首尔的西方人会住在车站酒店。

不仅如此,大韩帝国皇宫——庆运宫(现在的德寿宫)所在的贞洞地区的酒店也开始繁盛起来,包括由法国人马丁经营的皇宫酒店、孙铎小姐(1838-1922)经营的孙铎酒店等。

近代文明的展示场
19世纪80年代,朝鲜开始推行开化政策,贞洞地区逐渐变为各国外交官、基督教传教士、外籍顾问、商人居住的国际城。随着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等各国公使馆落户于此,形成公使馆街,这里自然而然成了西方人集居地。

根据1882年签署的《朝美修好通商条约》,首任美国驻朝鲜公使福德到任,于1883年5月在贞洞建成公使馆。是他开了西方人在这里长期居住的先河。此后,各国陆续建起规模庞大的西式建筑,展示本国的威风,逐渐形成公使馆街。

其实,美国公使馆并没有采用西式建筑,而是设在传统风格的韩屋里。但随着周边近代教育机构、医院、商店等入驻,贞洞地区很快成为夸耀近代西方文明的展示场。因此,来朝鲜的西方商人和游客自然也会来到这里。早期,这里没有正规的近代住宿设施,西方游客主要在各国公使馆留宿,但很快就出现了为他们而建的酒店和商店。

1897年,高宗皇帝宣布朝鲜更名为大韩帝国(1897-1910)并强调大韩帝国为近代主权国家,将庆运宫定为皇宫并进行整修。此后,贞洞地区成了更受瞩目的新文化空间。高宗在推行近代化政策的同时,积极聘请外籍顾问。从政府各部门的高级顾问到海关、电力、电车、电信、矿山、铁路领域技术人员,共雇用了200多名外籍顾问。他们为大韩帝国政府提供指导意见,传播西方文化和制度。与此同时,他们也各自代表本国的利益,处于相互竞争的关系。

这些人大部分居住在贞洞,与外交官、传教士一起形成了大韩帝国外国人社区。高宗皇帝也在与他们的交流过程中,比任何人都更早地接受了西方新事物和信息。他在皇宫里安装电灯和电话,爱喝咖啡和香槟,迅速适应了西式生活。因为与分布在贞洞地区的列强公使馆外交官之间的交流日益频繁,皇宫经常举行以法式正餐待客的西式宴会,便雇用专人负责招待外宾,被雇用者就是孙铎小姐。

 

这张明信片上印的是孙铎酒店的彩色全景照片,由1909年将酒店收购的法国人博埃尔发行。
© 国立民俗博物馆

孙铎酒店
孙铎出生于法国阿尔萨斯地区,是一名德国人。1885年,她以亲戚身份跟随俄罗斯公使韦伯(1841-1910)来到朝鲜,1909年回国,在朝鲜生活了25年。当时,为了保护主权不被日本等国侵害,朝鲜期待得到美国、俄罗斯的支持,而孙铎在皇宫介绍西餐和社交文化,获得了皇帝的信任,成为社交界的核心人物。尤其以亲美、亲俄派人物组成的贞洞俱乐部在她家举行社交聚会而闻名。

孙铎获得巨大信任,高宗把庆运宫对面偏西的宅院赐给了她。1902年前后,孙铎酒店建成,被用做皇室私人酒店及大韩帝国国宾专用酒店。楼上为贵宾室,楼下为孙铎的私人居室和普通客房、餐厅等。孙铎酒店不仅招待国宾,也是普通游客、贞洞地区各国外交官或居住在首尔的西方人频繁出入的近代社交场所。人们在这里见面、喝咖啡,谈笑风生。

但是,日俄战争结束后,曾一度被视为西方近代文化象征的孙铎酒店却突然变成惨痛历史的见证地。1905年11月,伊藤博文为把大韩帝国变成保护国而强迫大韩帝国签订条约,他住在孙铎酒店,在此期间策划和指挥了一系列行动,目标就是剥夺大韩帝国主权。当时正值孙铎获准休假一年,她去了德国,招待伊藤博文的是接替她担任宫廷礼宾负责人的艾玛·克罗贝尔 。艾玛·克罗贝尔也是一名德国人,她目睹了孙铎休假期间(1905年夏到1906年秋)日本妄图剥夺大韩帝国主权的种种行径并留下关于这段重要历史时期的记录。在伊藤博文到首尔之前,应高宗皇帝的邀请来到首尔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女儿爱丽丝·罗斯福也由艾玛·克罗贝尔负责招待。高宗期待得到美国的支持,盛情款待了爱丽丝·罗斯福一行,殊不知他们早已在东京签订了《桂太郎-塔夫脱密约》,承诺支持日本。

高宗希望得到西方列强的支援,积极与他们建立外交关系,甚至接受西餐和社交文化,但在他真正需要帮助的时候,却未能得到列强的支援。因此,曾是贞洞地区西方人社交中心的孙铎酒店也逐渐丧失了影响力。高宗皇帝在1907年被日本强迫退位,孙铎在1909年大韩帝国沦为殖民地之前,回到德国。孙铎酒店被他人接手,因陷入经营困难而逐渐衰落。1917年,孙铎酒店被梨花学堂收购,用做女生宿舍,后因新建其他建筑而于1922年被拆除。

历史的现场
铁路酒店于1914年竣工并开始营业,是日本吞并大韩帝国后由朝鲜总督府铁道局直营的最新式酒店。酒店由德国建筑师格奥尔格·德·拉兰德负责设计图纸,正式名称是“朝鲜酒店”。日本计划在京城(现在的首尔)建设铁路酒店始于开通中国东北和朝鲜之间的直达列车。很多日本人从釜山乘火车经新义州前往中国东北,他们中途要在京城住宿,铁路酒店就是为满足这一需求而诞生的。日本此前已在釜山和新义州修建了西式酒店。

问题是,京城铁路酒店店址定为高宗1897年称帝时建造的祭坛——圜丘坛所在地。这里原本是朝鲜后期接待中国使臣的住宿设施——南别宫。为了向西方世界展示自己要建设近代主权国家的志向,高宗在这里建造了圜丘坛,并在这里举行皇帝登基仪式。但日本在吞并大韩帝国后,拆除了圜丘坛,并在这里建起象征日本殖民地近代化的铁路酒店。日本当时的目标是侵略中国大陆,因此在纵贯朝鲜半岛、通往中国东北的铁路线中点——京城修建了酒店。

在韩国近代史上,酒店既是开埠之后接受和传播西方文化的媒介,后来也成了主权遭剥夺的见证地。此外,酒店在近代初期是西方文化的展示场,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则成了日本殖民地近代化的象征。特别是铁路酒店,是在拆除作为韩国近代化意志象征的圜丘坛后在其原址上建成的,象征着韩国接受西方新事物、自主实现近代化的梦想彻底破灭并从此沦为日本殖民地。(周之胤译)

徐荣姬 韩国理工大学教授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