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Books & more

2022 SUMMER

Books & More

《被诅咒的兔子》

郑宝萝 著,安东·许 译,251页,10.99英镑,斯托克波特:翰福德之星出版社,2021年

鬼神故事集

《被诅咒的兔子》是作家郑宝萝第一部被译为英文的短篇小说集,2022年入围布克奖候选作品名单。集子收录有10篇短篇小说,题材轻松游走于恐怖、幻想、科幻之间。英文译本以“头”与“身体”的故事开篇,背景看起来是再熟悉不过的日常生活,但几位女主人公的身体却发生了恐怖的变化,她们为此百般挣扎。作者通过对这个过程的描述告诉人们这个世界出了问题。几位主人公的担忧足以引起共鸣,但世人对此却毫不关心或者干脆嗤之以鼻。

《愉快我家》和《再会》的故事底色都是魔幻现实主义,背景设置为整个世界处处充满着逝者的亡灵。亡灵们想起了自己悲惨的过去,也慰藉了主人公。《冰冷的手指》也是一个关于幽灵的故事,主人公身处一片黑暗之中,这个设置让读者直到最后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与短篇集同名的小说《被诅咒的兔子》自然也不简单,这是一个关于贪欲和复仇的故事。它告诫人们“执迷”会带来恐怖的诅咒,吞噬所有为此失去灵魂的人。《陷阱》采用民间传统故事的叙事框架,将读者与现在的时间剥离,对讲述一个动物意外掉进陷阱后请求人们救自己一命并承诺酬谢报答的古老故事进行了稍许改编。这就不能不让人联想到韩国民间传说中因贪得无厌而残忍伤害麻雀的大坏蛋“孬夫”和那只贪婪的九尾狐。

整部小说集中篇幅最长的作品是《疤痕》,似乎灵感也来源于传说和寓言。这个故事邀请读者踏上主人公的人生旅程,解释了为什么主人公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饱受痛苦与恐惧的折磨。《风与沙的支配者》带有一定神话色彩,人物是在一种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环境下奋战。这个故事是对“经受痛苦的女孩”这一主题的反转,讲述了一位勇敢的公主为了解救自己心爱之人战斗到底的故事。《再见,我的爱》令人感觉与前面所有故事都不同,因为该篇是这部小说集中唯一的纯科幻故事。故事让人思考,我们对人工智能的关注以及后人类的未来会对今天的我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作者用饱含激情的讲述呈现出一个令人心痛的故事,有一些部分会让人想起美国著名科幻作家阿西莫夫。读者在读完最后一页之后依旧会觉得余味无穷。

书中的短篇小说题材和主题非常多样,但是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将人类的身体描述为一种负担,是承载俗世烦恼、满足社会需求的器皿。那些为了满足个人贪欲不惜牺牲别人的人一无例外地受到了严惩。由此可知,贪欲及其带来的恶果也是小说集的一个主题。

但这些故事并不仅仅是在进行道德说教。虽然有些故事里有幽灵登场,但有意思的是,幽灵本身并不恐怖,也不让人害怕(《冰冷的手指》除外)。就像《被诅咒的兔子》那样,幽灵意味着人类与世界的某种连接,这个连接点太过强烈,导致其在脱离身体之后依然存在。恐怖感并非来自怪异的超自然现象,而是来自于看起来正常并且自然的事物。也就是说,它潜藏于扭曲的人性中最黑暗的一面。郑宝萝的文章,就像拿着镜子去照那些所谓自然的事物,让我们直视人性意味着什么,将人性最不安的面貌呈现出来。读完书,关上灯,小说所反映的一连串人性的真实面貌依然会在黑暗中让人回味良久。

《冰冷的糖果》

李映周 著,金载 译,86页,16美元,波士顿:黑色海洋出版社,2021年

拼凑生活的碎片

《冰冷的糖果》精选了诗人李映周20余年来的杰作,是其作品第一次被译介到英语地区。书中的诗作兼具叙事与抒情,用极具暗示性的语言简要概括了一个个小故事或故事片段。读起来感觉就像在看万花筒,那些破碎的想法、记忆与情感一旦被光照亮,就会成为隐约发光的碎片。

印象派画家是在玩颜料游戏,而作家则是在玩词语游戏,他们拒绝在那些有答案的解释上痛痛快快地划线。词语浸透了我们的头脑,一个个图像才能变得鲜明起来。但是在矛盾的场景里,也有显而易见的主题。死亡无处不在,与极其自然的结果——腐败如影随形。然而,腐败的甜美和腐臭却往往被理解为生命的循环。

液体就像江水一样在诗歌中流淌。肉体的液体形态各异,包括水、泪、血、尿等。身体本身是痛苦的源泉,同时也是可以生长出新鲜事物的沃土。比如少女后背长出的骨头可以像刚刚升起的月牙,还有那些腐烂后化作相互连接的神秘生命的蘑菇。在诗集的末尾,最后一首诗里,有一句出自佛祖箴言的话:“我们都是我们所思所想的结果。”《冰冷的糖果》事实上向我们展示了通向“成长”的各种可行之路。

《空声界》

林熙润《东亚日报》文化部记者 BBRIBBOO,迷你专辑,Melon、苹果音乐、优兔等免费流媒体服务,首尔:CAIOS,2022年

这张专辑名叫《空声界》,意为清空了声音的世界,是由国乐混搭风乐队BBRIBBOO自造的词。乐队今年年初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描绘了一段探寻虚拟世界的旅程。整张专辑由4首曲子组成,仿佛是一部具有完整的起承转合结构的音乐小说。乐队成员包括权率智(笛子)、孙赛河(笛子)以及希文(贝斯兼制作)。一般而言,笛子演奏者不会只吹笛子,权率智、孙赛河也一样,她们有时会吹太平箫或者笙。

第一首曲子《伊丽莎》既是整张专辑的灵魂,也是向世人宣告BBRIBBOO乐队正式步入乐坛的出征曲。这首曲子用太平箫和电子音乐重新诠释了朝鲜王朝时代军乐团的进行曲《大吹打》。一开始是一段阴暗潮湿的电子音,仿佛用蘸了浓墨的毛笔把行星之间的广袤空间涂抹成漆黑一片,很容意让人联想起“黑暗氛围”音乐。随后,两支太平箫的声音响起来,就像两只火箭腾空而起。踩镲和贝斯充满了紧迫感,挥鞭般一下紧似一下。

氛围音乐近年来备受瞩目,《隐隐约约》明显是一首受其影响的心灵治愈系乐曲。长调玲珑的旋律与和声营造出寂静的深海氛围,两支笛子的声音就像神秘的水母一样,在水流之间灵活穿梭。

朝鲜王朝时代王宫与上流贵族经常演奏《千年万岁》组曲,乐队将其中的《两清还入曲》的旋律进行了改编,于是就有了《In Dodri》。这是专辑中唯一一首舞曲,融合了朋克风贝斯与节奏。韩国传统民族乐器中唯一的和声乐器——笙中途登场,提升了音色的魅力。最后一支曲子《爬行者》的创作灵感来自韩国宗庙祭礼乐,以大吹打为前导,听起来就像一位豪情万丈的航海家经历了漫长的海上旅程,最后终于到达了理想之乡,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这张出道专辑将成为该乐队音乐旅程上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序曲。但可以想见,他们今后要走的路将充满艰险。因为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了将韩国传统乐器与摇滚和重金属相结合的“战必爱”、用笛子和笙演绎宇宙声音的“朴智夏”、用电子乐诠释宗庙祭礼乐与韩国传统声乐的早期电子音乐二人组“水母”等乐队,这些乐队已经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这也就决定了BBRIBBOO今后在音乐上势必还要进行更为大胆、更具挑战性的尝试。(王萌译)



查尔斯·拉舒尔首尔大学国语国文系教授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