메인메뉴 바로가기본문으로 바로가기

Features

2022 SPRING

打破界限的国乐乐器

国乐乐器分为从古代开始就存在于朝鲜半岛的本土乐器和通过与欧亚大陆交流传入的外来乐器。这些乐器与这片土地的悠久历史一起,融入了各个时代的文化和感受能力。其中,有的曾经一度盛行,后来逐渐被遗忘,有的则曾经被遗忘,后来重新被关注。下面介绍一下最近最受关注的几种国乐乐器。


世界上所有的乐器都能反映出相应的文化。乐器的材料、形态、大小、演奏方法是集地理、环境、宗教、政治等多种元素于一体的产物。几乎没有完全不受外部影响而自然出现的乐器。 即使最初是自然出现的,社会因素也必然会介入其普及的过程。新乐器是在邻国文化和本国文化融合、冲突的过程中诞生的。所以,乐器的本质特征不是固定的,而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变化。

国乐乐器也是如此。有的是在遥远的过去从中国乐器改良而来,有的则是在较近的过去——20世纪从西方乐器改造而来。如今,为了改善音量或扩大音域,也会对现有乐器进行改良。国乐乐器至今仍然在不断打破界限,创造着自己的历史。

另一方面,西方音乐在近代被全面引入韩国之后,主要由乐队、四重奏、管弦乐队演奏。国乐乐器并不适合这种合奏方式。因此,国乐乐器本身的特性经常被忽视。特别是音量小或很难进行和声的国乐乐器在舞台上只能起到辅助作用。

但是,近年来以独奏家身份活跃在多个领域的音乐家不断增加,他们致力于突显某种乐器所具有的固有特性。与此同时,还出现了不少新创作的独奏曲。这些曲子以此前没能在合奏中闪现独特光彩、只能充当配角或者很少有独奏机会的乐器为主乐器。与过去相比,使用乐器的方法和诠释传统音乐的方式也变得多种多样。如今的国乐乐器极具包容性,既能演奏严格遵从传统音乐规则的作品,又能演奏体裁界限模糊的作品。

 

玄鹤琴,乐器之首

韩国弦乐器的代表——玄鹤琴自古以来就被称为乐器之首。它不仅被用作乐器演奏音乐,还被用作文人修身养性的工具。它虽然外观与同为弦乐器的伽倻琴相似,但和后者具有完全不同的特性。最明显的区别是音色。玄鹤琴的琴弦比伽倻琴粗,发出的声音低沉浑厚。二者的演奏方法也不同,演奏伽倻琴是用手指来按和弹拨琴弦,而演奏玄鹤琴则是右手使用一种叫做琴拨的小棍来弹拨琴弦,有弹、挑、划等奏法,左手用手指按弦。与其他弦乐器相比,玄鹤琴给人以坚韧和节制的感觉,这是因为它兼具弦乐器的特性与打击乐器的特性。

在传统音乐合奏曲目中,玄鹤琴具有核心地位。但是进入现代以后,它逐渐式微,以它为中心的原创音乐也很少见。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合奏普遍采用乐队或西式管弦乐团的编制,这使得玄鹤琴较小的音量和朴素的音色很难得到关注。

当然,创作出能够充分突显玄鹤琴特征的作品并非易事。尽管如此,近年来,仍然有越来越多的演奏者仅凭玄鹤琴就足以脱颖而出。以独奏者兼创作者身份活跃在音乐界的黄真娥扩展了这种乐器的可能性,创作出颇具现代感和感性的作品。在2021年发表的数码单曲《心声》中,她用巧妙的乐声表现了男女在对待离别上迥异的心理。在鲜明的起承转合之间,她将只有玄鹤琴才能演奏出的节奏感十足的音乐不加任何处理地加入其中。

 

觱篥,吹入气息的木头

有些乐器是以向一段木头吹气的方式完成演奏的。觱篥就是其中一种竖着演奏的管乐器,它由竹子制成,有乡觱篥、唐觱篥、细觱篥三种。从宫廷音乐到民间音乐,觱篥在大部分传统音乐中负责主旋律。一般来说,管乐器分为有发出声音的小振动板——“簧片”的乐器和没有簧片的乐器。觱篥采用双簧片,与其他管乐器一样,以吹气、调节强弱、开按指孔的方式演奏。演奏者可以通过在不同的位置使用舌头或咬“簧”来调节音程,同时使用觱篥特有的多种技巧。因此,要想充分发挥这种微妙的特性,演奏者必须具有细腻的技艺。

觱篥能演奏的曲目相当广泛。得益于坚韧有力的音色,觱篥在现代制作的音乐中也经常负责主旋律。但令人意外的是,单由觱篥演奏者组成的乐队并不多见。BBIRIBBOO是由两名觱篥演奏者和制作人组成的3人乐队。他们用独出心裁的方式重新演绎多种传统音乐曲目,将乐器所具有的魅力发挥到了极致。他们在2021年发表的作品《In Dodri》中,将朝鲜王朝时代的正乐《千年万岁》中的《两清还入曲》片段的主旋律改编成了朋克风格,这首曲子当年主要是在宫廷和上层阶层演奏。《两清还入曲》在正乐中属于节奏较快的乐曲,旋律也十分欢快,任何人都能轻松记住。《In Dodri》积极借用和诠释了这种特性,并用觱篥和笙表现出来。

 

云锣,振动和回响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国乐乐器都是从遥远的过去开始使用的。云罗即是在较近的过去,从中国传入的。云罗传入韩国的确切时间已无从可考,朝鲜王朝时代的代表性乐书《乐学轨范》(1493)中没有关于它的记载,首次被史料提及是在朝鲜王朝时代后期,由此可以推测出它的大致传入时期。

云罗是将用铜制成的小碟子状的“铜锣”挂在木架上,用小槌敲打的一种打击乐器。但是因为它可以形成旋律,所以与普通打击乐器略有不同。铜锣被排成若干排,音调从左下到右上逐渐升高,位于最高一排中央的铜锣音调最高。演奏方法很简单,可以双手轮流敲打,也可以单手敲打。

这种乐器主要用于演奏守门卫士交接仪式或御驾出巡仪式等进行曲,一般情况下都是与其他打击乐器一起演奏,因此很少用于独奏。近期,打击乐器演奏家韩松叶使用云罗及其他打击乐器演奏了多部不同风格的作品。在2018年发表的首张数码单曲《大人最初也都是小孩》中,他就使用音色清澈典雅的云罗营造出温暖梦幻的氛围。这首曲的云罗与进行曲中使用的云罗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因为比起猛击铜锣时发出的较为刺耳的声音,他更专注于它悠扬的余音和抒情的旋律。相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音乐家尝试在云罗那凝练而现代的音色中寻找更多的可能性。

 

铁弦琴,吉他的变身

© 崔荣模

铁弦琴是1940年代由著名男伶戏班走绳艺人金永哲发明的一种弦乐器。他将吉他这种西洋乐器进行了改良,使其可以使用国乐乐器的演奏方法,这是一个罕见的特例。关于它的由来,还有一段趣闻。据说,起初他是把吉他像玄鹤琴一样放在地上演奏的,后来由此制成了铁弦琴。因此,铁弦琴是将吉他和玄鹤琴的属性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普通的弦乐器使用丝线,但铁弦琴像吉他一样,使用的是钢弦。但其演奏方法并不像吉他,而是更接近于玄鹤琴。一般是用右手握琴拨,左手用弄玉揉弦。虽然同样使用钢弦,但演奏方法与吉他完全不同,音色非常独特。可以说,这种处于东西方两种乐器交集的奇妙乐器,完美融入了近代的活力和变化的能量。

事实上,铁弦琴在专门演奏传统音乐的音乐家当中也并不普及。因此,与其他乐器相比,专门演奏它的人很少,它能演奏的曲目当然也就很少。直到最近几年,出现了一些新创曲目,它进入公众视野的机会才逐渐增加。伽倻琴三重奏乐队Hey String就在2019年发表的《新皮质的波动》中间部分使用了铁弦琴,人们会从中听到一种尖锐而圆滑的金属旋律,与伽倻琴旋律形成鲜明对比。

 

长鼓,乐曲的开头和结尾

© 宋光灿

长鼓是韩国几乎所有传统音乐中都会使用到的打击乐器,乐曲的开头和结尾必定会有长鼓出现。因为它的作用是确定作为音乐标准的节拍,调整节奏。长鼓的制作方法是将一段木头两侧挖空,中间削得极细,再用皮膜蒙住两侧,最后用绳索把两块皮膜绷紧。一般是用双手拍打两侧的鼓皮进行演奏,长鼓的左侧称为鼓面或弓面,右侧称为槌面,鼓面用手掌敲拍打或用带有圆形弓球的弓槌敲击,槌面则用木头削成的细长鼓槌演奏。

一般来说,长鼓被认为是一种伴奏乐器。当然也有以长鼓独舞、农乐巫术等以长鼓为中心,展现华丽多彩的节奏和技巧的音乐。但是,完全用打击乐器演奏的情况并不多,以打击乐器为中心的音乐也比其他旋律乐器更加有限。然而,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打击乐演奏者走上独奏的道路。他们推出以打击乐器为中心的音乐作品,正在不断拓宽领域。金素罗是其中一名具有代表性的打击乐器独奏者。她在2021年发行了第二张专辑《风景》, 以自己的风格诠释了韩国长期传承下来的农乐巫术和巫俗节拍。在她的演奏中,爆发的能量和克制的美感并存。整个演奏在紧张与和缓中细致地转变节奏,戏剧性地展现了长鼓所具有的活力,为听众提供了一个能够将长鼓演奏作为一种完整的音乐形式来欣赏的宝贵机会。(孙鹤云译)



成惠仁 音乐评论家

전체메뉴

전체메뉴 닫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