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作曲家朴泳姬,用音乐到达 “大笑”的境界 TWITTER THIS FACEBOOK THIS 访问次数 1643
作者/单位 姜恩秀  
摄影作家  

朴泳姬出生于1945年,她用自己的名字让西方音乐世界了解了韩国。她的身上似乎戴着一串肉眼看不见的念珠,而她就像一位富于逻??的求道者,用拨念珠之心在五线谱上"下一个个音符。
在她的心灵深处,有着不断的自我反省,还有对他人即“分享对象”的深爱。对能够与他人分享自己的成就,她心存感激。为此,她热心教学,而且乘坐火车、飞机、电车四处奔走,和演奏者们沟通,和听众见面,她几乎一直在绕着地球转。
她说:“我的音乐与其说是依靠直觉,还不如说是依靠合理的结构和逻??。自然本身就存在着有机??理,向我们提供了合乎逻??的结构。这与我作品的倾向有关,即尊重生命。这一精神与广义的‘政治’也是相通的吧。”
朴泳姬的音乐三十年前即在欧洲被广泛演奏。1994年,她受聘担任德国不来梅艺术学院作曲系主管教授。这是德语国家首次由女作曲家担任类似职位。“全世界许多著名作曲家都来竞聘这个职位,可谓群星璀灿,但我们一致选中了朴泳姬。她的音乐世界表现出的坚定和合理性征服了所有的评审委员。”不来梅艺术学院名誉教授、音乐学家尼古??斯•沙尔茨博士如是说。

心灵的声音
与光复同龄的朴泳姬在首尔大学读至研究生毕业。1974年,她获得德国政府的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DAAD)奖学金,成为一名赴德国学习的大龄留学生。她进入了弗莱堡大学,师从克劳斯•胡贝尔教授,成为第一个同时获得作曲和音乐理论两个专业学位的韩国人。
1978年,她为弦乐三重奏和单簧管创作的《相逢》在波斯维尔作曲比赛上获得一等奖,从此步入现代音乐界。1980年,她参加了作为世界现代音乐最高舞台的多瑙厄申根现代音乐节。她的委约管弦乐作品《声音》获得巨大成功,并与和她合作至今的唱片公司正式签约。
管弦乐《声音》是朴泳姬毕业申请学位时向学校提交的作品。当时韩国正因光州民主运动陷入混乱,德国媒体不加处理地连日播放民主运动惨遭镇压的录像。她的作品表现了饱含韩国情绪的呐喊,在世界舞台引起强烈反响。从此,朴泳姬刚刚去掉学生身份,就以“泳姬•朴•琶案”的名字名扬西方作曲界了。此后,她又不断在世界各大音乐节上获得作曲家们都梦寐以求的各种奖项和委约。
朴泳姬的代表作有《雪》(1979)、《断落》(1981)、《编磬》(1982)、《霞》(1984~1985)、《爱人》(1986~1987)、《黄土》(1988~1989)、《心灵》(1990~1991)、《我的心》(1996)、《心愿》(1995~1996)、《亲爱的》(1997~1998)、《心愿??将看到》(1998)等。这些作品都以韩语命名,是她在五线谱上"下的自己心灵的声音。作为作曲家,她需要不断完成委约作品,出于义务感,身心均无法自由。遥远的故乡可望而不可及,充满思念。母亲只身带大九个儿女,想尽孝但却无法实现夙愿。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了她的五线谱上。

“大笑”的境界
“琶案”是朴泳姬的艺名。她把艺名和本名独特地结合在一起,就成了“泳姬•朴•琶案”。本来她的艺名是“破颜”,取喜笑颜开之意。后来哲学家木寿杌金容沃赠送给她“琶案”的名字。“琶案”韩语发音与“破颜”相同,只是换了不同的汉字,意为书桌旁的琵琶。虽然她给自己起的艺名意为喜笑颜开,但实际上却相反,人们很难看到她的笑容。她的音乐更是如此,充满悲愤与痛苦,饱含着人生的深奥。
稍熟悉朴泳姬的欧洲人说起她时,??常会说:“她是为了活下来,为了生存而来德国的。”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她开始作曲活动的时候,正值韩国民主化运动最激烈的时期。她儿时??历了战争,上大学时又??历了韩国现代史上的多个政治动乱。也许正因为如此,人们认为,她内心对摆脱贫困、艺术表现自由和妇女解放的渴求,让她来到了西方世界。
她自己起“破颜”的艺名也许是因为预见到了几十年后的事情,也许是把“我会大笑到最后”当做面向未来的强烈的自我催眠剂。她所到达的“大笑”是什么样的境界呢?她像她一直十分尊敬的韩国小说家朴景利一样,耕耘着宽广的土地。她以深遂的气度在自己的土地上耕耘,现在又创造出了融东西方于一体、属于她自己的艺术世界。

《月影》之后
2006年7月21日,朴泳姬的歌剧《月影》在斯图加特国家歌剧院首演。这部作品在2006年国际现代音乐??会主办的国际现代音乐节上演出,她的创作也由此??来了一次大转折。《月影》取材于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是理解朴泳姬的音乐主题“异邦人与疏远感”的钥匙。音乐评论家马克斯•尼费勒是这么评论的:“作曲家朴泳姬2006年创作出歌剧《月影》后,她的音乐发生了急剧变化,令我们所有人都很惊讶????她的音乐以‘自己的’和‘异邦的’为主题。她的音乐展现了一个韩国音乐的世界,不仅是素材或技巧,而在于深层的精神。”
那么,朴泳姬的第一部舞台剧音乐《月影》反映了什么样的精神世界呢?
朴泳姬与韩国哲学家韩炳哲就剧本进行了商讨,因此这部作品成功地融合进了道教哲学。第六幕一开始有“不应出生的存在”的对白。从中可以读出,朴泳姬把生与死、罪与罚等沉重主题,以自己的方式予以了升华。长达九十分钟的全剧以“人生就象草叶尖上的露珠,被鸟一啄就破”的文本结束,表现的是东方式的观照的人生。
《月影》之后,朴泳姬被韩国天主教第二代弟子崔良业神父的书信集所感染,开始创作宗教音乐。2007年她创作了《我将居住在你们中间》,同年又创作了《主啊,看吧,看看我们的悲叹》、《光下漫步》等一系列作品。
朴泳姬将近古稀之年了。也许她将不再埋头作曲,而是走向另一种色彩的世界。对此??都无法预测。她自己对此也十分的喜悦。她说出了今后想为祖国做些贡献的梦想和夙愿。她说:“我想在全国支援儿童合唱团,让每个山村都能响起孩子们的歌声。”听到这些,笔者才知道她自己起的艺名多么符合她现在的情况了。希望有一天,她那朴素的外貌和笑容能和孩子们一起,在韩国的土地上绽放。

▲ 上一篇 长兴,文学爱好者之城
▼ 下一篇 世界环境保护者的庆典:《拉姆萨尔公约》大会
 
 
 
本期
 
过刊
2013WINTER
2013AUTUMN